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香港春拍中三個“最賣座”的關鍵詞是什麼?數據告訴你,強勁結果真如此樂觀?

April 12, 2018 娛樂, 網絡, 藝術, 行業資訊, 設計 在〈香港春拍中三個“最賣座”的關鍵詞是什麼?數據告訴你,強勁結果真如此樂觀?〉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Artnet新聞  作者:Tim Schneider  2018年4月12日

近年來,香港的存在轉變了西方藝術產業的走向。以前的香港只是巴塞爾藝博會和幾個分散的拍賣行所關注的地區;現在的香港擁有來自世界頂級畫廊巨頭的常設空間,就連佳士得、蘇富比和富藝斯拍賣行也都各出奇招,力求擴大影響力。

目前為止,本季拍賣結果顯示:藝術市場呈穩步上升態勢,並沒有減弱的跡象。伴隨著一場史詩般的40分鐘競標戰,今年的香港蘇富比春季拍賣會於4月2日落幕,所有類別的總銷售額為4.66億美元。絕大多數藝術品銷售依然表現強勁,以約3.85億美元的成交額收場。

雖然本季拍賣並沒創新高,但這一數字已經是2012年以來的最高水平(artnet價格數據庫從2012就開始追踪記錄香港藝術市場的拍賣情況)。

從歷史角度來看,下圖顯示了2012年至2018年3、4月蘇富比香港藝術品拍賣總額。

▼ 2012年至2018年3、4

蘇富比香港藝術品拍賣總額

可以說,這只是繁華地段拍場上的一個縮影。為了深入了解香港主要春拍活動的最新動向,我們有必要深挖一下歷史數據。

決定性的環境

在正式進入分析之前,有必要前提了解以下內容:

  • 下方圖表涵蓋了佳士得和蘇富比香港春拍的成交總額,所有拍賣都是在2012年至2017年的3月、4月和5月內舉行。
  • 我們選擇這樣解析數據有兩大原因。由於佳士得香港主要銷售都被安排在了五月,這就必將折煞它的戰績,因為這份記錄僅包括了蘇富比近期的銷售成績。事實上,2018年蘇富比香港春拍的成交總額也不完整,因為它的兩場春拍安排在5月最後一天內舉行。
  • 2015年,幾乎所有指標都顯下降趨勢,這很大程度上歸咎於中國股市,該股在當年夏季崩盤。
  • 逾期付款和徹底違約仍然是中國藝術市場面臨的主要挑戰,尤其是在中國大陸。去年artnet和中國拍賣行業協會發布的報告顯示,僅2016年中國大陸拍賣會中,僅有51%的買家全額支付了拍品,這從2015年統計的58%下降了不少。在回顧下面銷售數據時,請記住,競拍中標並不一定意味著全額支付拍品。
  • 所有銷售額均以美元計價(含買家佣金)。
  • 所有數據均來自artnet價格數據庫和artnet數據分析報告。

考慮到以上情況,這裡有我們從數據和分析中得到的三大結果。

  1. 截至目前,香港藏家

還是偏愛亞洲藝術家

下面的第一張圖顯示了亞洲藝術家(紅色)和西方藝術家(藍色)的藝術品銷售總額,從這張圖片可以非常直觀地看到這些信息。

▼ 2012年至2017年間佳士得、蘇富比

香港春拍成交總額

亞洲藝術家vs 西方藝術家

相對來說,自2016年以來,西方藝術家“備受寵愛”,其拍品總額在2017年春季高達6440萬美元。

然而,即使亞洲藝術家的作品銷售總額在同一年下降至自2015年以來的最低值,東西方(藝術家)之間的差距仍然高達2.28億美元,這超過了西方藝術家總成交額的3.5倍。你可能會懷疑這個差距是由於亞洲藝術家的作品比西方藝術品賣更高價的原因。其實答案並非如此,從銷售數量上講,亞洲藝術家的藝術品銷量更勝一籌。

▼ 2012年至2017年間佳士得、蘇富比

香港春拍成交總量

亞洲藝術家vs 西方藝術家

迄今為止,佳士得和蘇富比兩家拍賣行在香港春拍期間的成交總量從來沒有突破過119件西方藝術家的作品。同時,它們從來沒有賣出少於1312件亞洲藝術家的作品。

買入價也說明了問題。總體而言,在拍場上,亞洲藝術家比西方藝術家更有優勢。

▼ 2012年至2017年間佳士得、蘇富比

香港春拍買入價

亞洲藝術家vs 西方藝術家

自2012年以來,亞洲藝術家的買入價一直在12%到20%之間徘徊。雖然這一數字在2013年至2016年呈上升趨勢,但對於西方藝術家來說,買入價從未比他們亞洲同行低這麼多,在2016年攀升至37%。

最重要的是,由於西方主要畫廊的推廣舉措,西方藝術家可以在香港的主要市場上大放光彩,拍賣行方面也明確認為西方藝術家在私人洽購方面有很大潛力。但從指標上看,還未在數據方面取得很大進展。

  1. 戰後藝術第一,現代藝術第二,古典大師第三

如果你想在香港銷售藝術品,假如它是戰後時期創作的,你很可能會成功。這個類別(我們定義為1910年以後出生的藝術家的作品),這些藝術家的作品在2012年之前的每一年都處於領先位置。雖然2014年戰後藝術的收入近2.2億美元,但這也足以證明,戰後藝術是我們觀察的這三個類別中,產生波動最小的(這三大類別是:戰後藝術、現代藝術和古典大師作品) ,其中2015年中國股市動盪對此也深有影響。

▼ 2012年至2017年間佳士得、蘇富比香港春拍

戰後、現代和古典大師拍賣成交額對比圖

戰後vs 現代vs 古典大師

相比之下,現代作品(1821年至1910年間出生的藝術家)的銷售總額每年波動幅度很大,從2013年的1.76億美元峰值到兩年後的2015年8940萬美元銷量的暴跌。再到2016年的反彈,高達1.73億美元,接近其歷史頂峰,但在去年又再次下降。

同時,古典大師(1820年或更早出生的藝術家作品)在他們的價格區間低空運作。從2012年到2014年,這個類別的銷售額就一直在2200萬美元至2500萬美元間徘徊,2015年該類別的銷售總額僅為220萬美元。可以說,它的複蘇並不明晰,古典大師在2017年竟然又跌破至1000萬美元。

這些趨勢反映出:在拍品成交量和上拍量上:戰後藝術領先,現代藝術落後,古典大師作品躋身第三名。

▼ 2012年至2017年間佳士得、蘇富比

香港春拍戰後、現代和古典大師拍品成交量對比圖

戰後vs 現代vs 古典大師

▼ 2012年至2017年間佳士得、蘇富比

香港春拍戰後、現代和古典大師拍品上拍量對比圖

戰後vs 現代vs 古典大師

但是,儘管買家對此類的偏好一直高度一致,但其行為則出現了明顯的變化:戰後藝術品的藏家似乎更傾向價格偏高的拍品,而現代和古典大師的藏家則恰恰相反。

以下是我們得出的結論:儘管在2016年至2017年間,出售和上拍的戰後藝術品數量大幅下降(分別下降了130幅和197幅),但此類拍品的銷售總額下降了不到400萬美元。這表明戰後藏家的藝術品購買量減少了,但他們購買的拍品價格則更高。

現代和古典大師版塊的情況正好相反。儘管2017年人們實際銷售的這兩種類型的拍品數量超過了2016年,但這兩類拍品的總銷售額在2017年都有所下降。這表明買家的平均價格實際上比以前還低。

這一點在古典大師中最為明顯,去年這個類別的作品平均價格為5.55萬美元,幾乎是2016年平均價的一半,也是我們取樣中的最低價格(儘管去年的作品數量在六年來是最高的) 。

  1. 相比所有類別(紅酒等),買家還是最愛藝術

媒體上經常出現的是,中國買家如何爭相購買拉菲莊園的紅酒,但其實在香港拍場中,他們對藝術的熱情還是超過了葡萄酒及其它所有類別。

以下圖中顯示了三大類別中的銷售總額:藝術、裝飾藝術以及其它類別(包括珠寶、手錶、紅酒、家具以及其它不符合前兩類的拍品)

▼ 2012年至2017年間佳士得、蘇富比

香港春拍藝術、其它和裝飾藝術成交量對比圖

藝術vs 其它vs 裝飾藝術

上圖告訴我們,藝術不僅是2012年以來毋庸置疑的銷售冠軍,也是2015年中國股市崩盤後三大類別中唯一一個反彈至新高的行業。

即使從2016年的高點又開始回落,2017年3.928億美元的銷售總額仍然高於圖表樣本中的每一年。儘管在2015年的動蕩之後,裝飾藝術連續兩個春拍持續攀升,但其近1.75億美元的銷售額仍低於2012至2014年的戰績。

要深入了解每個市場中的趨勢,就需要考慮不同數據的可視化。下圖比較了藝術和裝飾藝術類別中的兩個指標,即上拍量以及所售拍品的平均價格。

這種比較揭示了買家與價格區間的關聯。一年中,賣出拍品的平均價與上拍拍品的平均價間存在較大差距,當年的拍賣總額就越高,因為以更高的價格出售更少的拍賣品,換句話說,更稀薄的市場更偏向好作品。

▼ 2012年至2017年間佳士得、蘇富比

香港春拍藝術類上拍和成交量對比圖

上拍量vs 成交量

▼ 2012年至2017年間佳士得、蘇富比

香港春拍裝飾藝術類上拍和成交量對比圖

上拍量vs 成交量

值得注意的是,對於這兩個類別而言,中國股市崩盤的一年出現了兩大市場兩極分化的趨勢,因為賣出和上拍的平均價格之間的差距大幅增加。但是,儘管從2016年到2017年這兩個市場都呈下滑態勢,但藝術品並沒出現兩極分化,裝飾藝術拍品的差距則再次加大。

這裡主要的觀點是:在2015年崩盤之際,買家對藝術和裝飾藝術的興趣轉向數量更少、價格更高的拍品。這表明:在混亂時期向“確定事物”的一種撤退。

但是,所有三個市場——藝術、裝飾藝術和其它——它們之間該如何相互疊加?

在我們談得更遠之前,對我們談及的“其它”類別有一些警告:它包括一些蘇富比的特別銷售,可能提供了特殊繪畫作品或裝飾藝術品。

▼ 2012年至2017年間佳士得、蘇富比

香港春拍裝飾藝術、藝術和其它上拍量對比圖

裝飾藝術vs 藝術vs 其它

▼ 2012年至2017年間佳士得、蘇富比

香港春拍裝飾藝術、藝術和其它成交量對比圖

裝飾藝術vs 藝術vs 其它

當然,根據上圖,“其它”看起來呈上升趨勢。但是它的陡升很大程度上歸功於2017年4月在香港蘇富比舉行的特別單件拍品拍賣會,當時該拍賣行將“周大福粉紅之星”(Pink Star)鑽石拍出了7120萬美元。這樣一個超級結果對解釋上面圖表的“頂峰”很有幫助。

然而,即使在粉紅之星的“超新星結果”之前,珠寶、手錶、葡萄酒和其它拍品的所有類別的市場通常比其它類別更重視高價拍賣。這表明:與藝術和裝飾藝術兩個類別相比,它不是一個安全的賭注,相反更加不穩定。

最重要的是,結果表明:藝術在總體銷售額中絕對是巨星級的表現。在這三個類別中,也屬於最穩定的——但並非每件拍品(的戰績)都是令人興奮的。對於佳士得和蘇富比而言,同樣對許多飛往香港的私人藝術經紀人也是一樣,穩定的增長可以帶來興奮感。

文:Tim Schneider

譯:Weixin Jin、Cathy Fan

英文原文

閱讀原文:https://bit.ly/2veQdiG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

[:en]Menu[:zh]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