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哈佛設計院最著名的獎學金頒出,10萬美元專門讓建築師遊學

April 12, 2018 國際, 文化生活, 最新消息, 網絡, 藝術設計 在〈哈佛設計院最著名的獎學金頒出,10萬美元專門讓建築師遊學〉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好奇心日報  2018年4月12日

上週,哈佛大學設計研究生院(Harvard Graduate School of Design, The GSD)重要的一個獎項,2018 年度Wheelwright Prize 頒給了比利時建築師Aude-Line Dulière。這個獎項提供獲獎者10 萬美元在1 年內到世界各地訪問、研究,並要求於2 年內完成研究項目。

據Wheelwright Prize官網,這個獎從2013年設立以來,面向全球,每年評一次,專門頒給有卓越設計天賦、才能的年輕建築師(early-career architects),支持他們做遊學研究(travel-based research )和探索當代設計的方向。

這個獎的前身是設立於1935 年的“惠爾賴特遊學獎學金”(Wheelright Travelling Fellowship),只面向GSD 的學生。貝聿銘是1950-1951 這個獎的獲獎者之一。在該獎設立初期,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到國外遊歷是不可能的事情,這個獎幫助年輕建築師們踏上設計的“遠征之路”,其中包括早期粗野主義(Brutalist architecture)的代表保羅·魯道夫Paul Rudolph。

這一做法沿襲了歐洲大旅行的傳統。大旅行Grand Tour,又譯“壯遊”,在17 至18世紀的歐洲上層階級,一度非常盛行。大部分是貴族青年男子,通常從英國經法國到意大利,一路學習藝術、文化和歐洲文明的歷史,這被視作成人禮的一種。

如今在歐洲的許多宮殿裡,貴族們的肖像畫介紹中時常有這樣一段描述,他/她在某一段時期內遍歷歐洲(travelled extensively)。除了作為一種特權享受,壯遊可能也是統治的需要。如英國歷史學家EP Thompson在《英國工人階級的形成》The Making of the English Working Class提出的那樣, 18世紀(英國)統治階級對社會的控制主要是以文化作為支配力量的,而不是經濟或者是軍事。文化上的差異影響階級和階級意識的形成,文化資本(姑且用布迪厄的這個講法)的獲得過程中,壯遊可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現在說回2018 年獲獎的Aude-Line Dulièrete。

她提出的研究計劃叫做“精心製造的影像:佈景設計建造中的材料流動、技術與使用” Crafted Images: Material Flows, Techniques, and Uses in Set Design Construction,旨在研究全球電影產業中(佈景設計的)建造方法和供給體系,這涉及電影的空間創造與佈景設計;進一步地,想要挖掘材料的使用和重複使用方面的創新。她認為電影場景的建造內在地具有循環利用和快速更迭的特性,從這兒可以試驗一些材料再利用的方法。她將訪問包括英國、德國、匈牙利、中國內地、印度、尼日利亞、俄羅斯、香港在內的電影工作室與製作現場。獲獎者俱體的作品集還未公佈,以下是她的兩張作品,都是跟現代主義建築發展中的一個重要建築 The Alan IW Frank House有關的模型:

2017年獲獎的是來自智利的建築師Samuel Bravo 。他的研究叫做“無計劃:非正式建築群落的建築學” Projectless: Architecture of Informal Settlements,關注傳統建築與非正式建築群落,重訪“沒有建築師的建築(architecture without architects)”這一主題。他計劃訪問南美、亞洲與非洲多處地方,想要在現代建築項目中融入民間風格。以下是他的一些作品:

Ani Nii Shöbo

Tarapacá Project

Tarapacá, Chile, 200507. Photo credit: Bernardita Devilat, Samuel Bravo

2019年的評選將於今年秋季起接受申請。

文中圖片來自GSD及Wheelwright Prize

題圖為松美術館,來自作者。

閱讀原文:https://bit.ly/2v707Tl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

[:en]Menu[:zh]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