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MoMA最受矚目的雙年展:這五位藝術家預示著攝影的未來?

March 25, 2018 文化專題, 歷史, 生活, 舞台, 藝術 在〈MoMA最受矚目的雙年展:這五位藝術家預示著攝影的未來?〉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artnet News  2018年3月25日

上周日,第25屆新攝影雙年展終於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簡稱MoMA )拉開帷幕。今年的展覽由MoMA攝影部助理策展人露西·嘉倫(Lucy Gallun)擔綱策劃,這場名為“存在:新攝影2018″(Being:New Photography 2018)的展覽包含了8個國家,17位年齡不到43歲的中青年攝影師參展。

Aïda Muluneh,《榮譽的力量》(Strength in Honor),2016。圖片:致謝藝術家及David Krut Projects,New York and Johannesburg;© 2018 Aïda Muluneh

上一屆新攝影展“圖像的海洋”(Ocean of Images)把關注點放在藝術家如何在後互聯網時代應對圖像製作和傳播轉變的議題上,從某些角度來說,新展“存在重新聚焦於更為人所熟悉的領域:表達、身份認同和隱私的政治。

這次展覽的策展意圖可追溯到在20世紀70年代末至80年代,即首次出現在媒體話語的前沿問題,當時像美國藝術家Martha Rosler這樣的思想家就開始質疑攝影在剝削、異化、物化和侵犯其對象上的能力。這些擔憂正是許多年輕藝術家作品關注的焦點,諸如性別、種族、性別和跨國主義等顯著話題。

新攝影展於1985年由美國攝影師John Szarkowski創立,他之後擔任MoMA攝影部主管,也或許是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攝影策展人。從新攝影展成立至今,該雙年展已經展示了100多名攝影師的作品,無論好壞,這些作品能充分代表當代攝影藝術的現狀。不出所料,參展攝影師以白人男性為主。儘管“存在”不夠完美,但卻給人呈現一種對潮流的改變。今年參展的攝影師作品不僅更多元,跨領域,還努力將他們鏡頭下的作品轉換為表達形式。

請跟隨artnet新聞的腳步,瞭解本屆新攝影雙年回顧展都有哪些脫穎而出的新生代藝術家。

Aïda Muluneh

Aïda Muluneh, 《多合一》,2016。圖片:致謝藝術家及David Krut Projects;© 2018 Aïda Muluneh

這幅黑人女性繃著臉,化著白色的妝的肖像是觀者入場時最先映入眼簾的作品。主角穿著一襲海藍色的大袍,一雙紅色的手從後向前,搭在她的肩膀上。一條由黑波點構成的分隔號由上而下穿過她的臉。這幅名為《多合一》(All in One,2016)的作品由攝影師Muluneh創作。作為展覽的開場宣言,這幅作品再合適不過了,它象徵著許多在“存在”中出現的主題:雙重性、跨國主義、身份表現,以及對肖像隱喻意義的探索。

Muluneh出生於衣索比亞,但她四海為家。她對探索個人身份這個話題很感興趣。她經常將非洲身體藝術用在她的圖片中,尤其在她“世界是9″(The World is 9)系列裡,這個名字源于她祖母說過的一句話:“世界是9,它從未完成,從不完美。

Stephanie Syjuco

Stephanie Syjuco, 《貨物崇拜:頭套》(Cargo Cults:Head Bundle),2013-16。圖片:致謝藝術家及三藩市Catharine Clark Gallery和紐約Ryan Lee Gallery;© 2018 Stephanie Syjuco

與Muluneh類似,出生於菲律賓,常駐美國的藝術家Stephanie Syjuco展示了一系列穿著道具服飾的肖像照,借此質疑服裝、顏色和其它決定因素是如何起到種族意符作用的。比如在她的黑白系列攝影“貨物崇拜”作品裡,Syjuco採用了19世紀民族志肖像(ethnographic portraiture)的技法,使用了令人頭暈目眩的偽裝圖案(一戰時期戰船設計的技法,用於迷惑敵人,模仿本土的裝扮)。

儘管如此,她的模特們穿的衣服並不特別,都是從美國平價外包公司,比如像Forever21、H&M和Gap淘的貨。衣服商標統統保留,並在鏡頭前一一呈現。拍完這些照片,Syjuco把所有的衣服都退了,得到全額退款。

Carmen Winant

Carmen Winant,《我的誕生》細節,2018。圖片:致謝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Kurt Heumiller;© 2018 Carmen Winant

加州藝術家Carmen Winant為這場展貢獻了一件引人矚目的場地特定裝置,記錄了數千幅女性從懷孕到分娩整個過程的圖片。這件標題為《我的誕生》(My Birth,2017-18)的作品佔據了畫廊的兩面牆,從地板到天花板,無論站在哪個觀察位置都無法將這件作品盡收眼底。她的圖片源於廢舊圖書和雜誌,用一條條扯碎的藍膠帶將這些圖片固定起來。

仔細端詳這些照片,不禁令人“寒顫”,但也很難做到不去細細閱讀它們。照片中的母親們各有姿態:流汗的、血淋淋的、極度痛苦的、精疲力竭的、欣喜若狂的,或者就是熟睡的狀態。雖然這是一件圖像作品,但主角們又都是完全自然鬆弛的狀態,這提醒我們:攝影藝術傳播的人為道德約束。

Paul Mpagi Sepuya

Paul Mpagi Sepuya,《鏡像研究(4R2A0857)》(Mirror Study(4R2A0857)),2016。圖片:致謝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2018 Paul Mpagi Sepuya

第一眼看上去,美國攝影師Paul Mpagi Sepuya的碎片攝影好像是數碼拼貼,但近距離觀看時我們很清楚地認識到,這些其實是單幀拍攝的結果。在他的“Figures, Grounds, and Studies”系列中,Sepuya把他的鏡頭對準一面大鏡子,這樣相機、三腳架和藝術家的部分胳膊就能出現在同一張照片裡。

接下來他引入了一些物品——影印圖片和一張黑布,並將它們置於相機和鏡子之間。最終,圖片捕捉到了一個龐雜的、支離破碎的物件組合,最終達到圖片的前景、中景和背景難以分清。

吳玉香和張宏安

吳玉香和張宏安,《看的反面不是無形。黃色的反面不是黃金。》細節,2016。圖片:致謝藝術家;Jerry Mann © 2018 Huong Ngo and Hong-An Truong

 

兩位從越南移民到美國的藝術家吳玉香(Hương Ngô)和張宏安(Hồng-Ân Trương)收集並重新拍攝了他們母親在1970年代的生活照——《看的反面不是無形。黃色的反面不是黃金。》(The opposite of looking is not invisibility。The opposite of yellow is not gold)。儘管這兩位藝術家在不同時期落戶美國,彼此互不認識,但她們呈現出來的照片卻驚人的相似。

照片中,自豪地和她們與家庭的核心成員站在一起,或者站在鋥亮的美國小汽車旁。照片不僅是兩位女性的肖像,更成為了性別角色(gender role,每個特定社會對不同性別行為和責任的觀念和期望)、美國意識形態和移民經歷的縮影。和照片並列放置的是裝裱起來的美國國會聽證會講稿上關於越南難民在美國文化地位中的摘錄,這些越南難民被稱作外國人,用勞動貢獻衡量他們的價值。

“存在:新攝影2018“(Being:New Photography 2018)將持續至2018年8月19日

地址: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11 W 53rd St,New York

文:Taylor Dafoe

譯:山川檉柳

編:Weixin Jin

英文原文

閱讀原文:https://bit.ly/2uh032V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

[:en]Menu[:zh]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