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這位紅遍Ins的超級網紅終於來到中國,你想問的,我們都問了

March 17, 2018 文化專題, 歷史, 生活, 舞台, 藝術 在〈這位紅遍Ins的超級網紅終於來到中國,你想問的,我們都問了〉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阿馬利婭·烏爾曼,優越10/15/2016,100 x 100 cm,富士照片印刷裝裱于複合鋁板,2016。圖片:Courtesy of Amalia Ulman

artnet News  2018年3月17日

2014年春天,國外社交平台Instagram上冒出了一個金髮碧眼、膚白貌美的“新網紅”。這個年輕女孩自稱來自普羅旺斯,因遭受失戀打擊而搬到美國洛杉磯,並決定要在洛杉磯這個充滿生機的城市裡展開新生活。

阿馬利婭·烏爾曼,優越1/12/2016,100 x 100 cm,富士照片印刷裝裱于複合鋁板,2016

不出所料,就像所有在社交媒體上活得風生水起的姑娘們一樣,這個名為阿馬利婭·烏爾曼(Amalia Ulman)的Ins主頁充滿了美食、自拍、購物、精緻的裝扮以及充滿“小確幸”的日常。這樣令人稱羨的生活使她有了大票追隨者和數不清的點贊,網友們積極評論,無不表達著對她的喜愛。

阿馬利婭·烏爾曼,週一卡通,展覽現場圖,2017,底波拉沙莫尼畫廊,慕尼克

不久後,不知是因為對物質的欲求在不斷膨脹還是其他原因,烏爾曼的生活顯得愈發糜爛頹廢、紙醉金迷,慢慢蒸發成為一個空殼。新一撥照片的色調轉向了陰暗,配文也全是負能量、沉悶、和抑鬱,她由一個樂天派變成了愁苦的“雞湯少女”,甚至開始在個人帳號裡毫不介懷地推送半裸暴露的照片,並公開自己接受隆胸手術的過程。即便是在相對開放的Ins平台,袒胸露乳的風格也絕非主流,網友開始抨擊她,議論她這些不尋常的轉變。“人們開始討厭我。”事件過後面對訪問時,烏爾曼直言不諱道。

阿馬利婭·烏爾曼,優越10/14/2016,100 x 100 cm,富士照片印刷裝裱于複合鋁板,2016。圖片:Courtesy of Amalia Ulman

阿馬利婭·烏爾曼,優越2/22/2016,100 x 158.5 cm,富士照片印刷裝裱于複合鋁板,2016。圖片:Courtesy of Amalia Ulman

接著,遭受了無數非議的失足姑娘學乖了。她開始健身、練瑜伽、為自己準備豐盛的早餐、調整心態積極應對困境……“Start each day with a grateful heart(以感恩的心開啟每一天)”這類正能量十足的文字再次填滿了她的主頁,也讓她再次成為了社交圈的寵兒。

阿馬利婭·烏爾曼,優越1/14/2016,100 x 150 cm,富士照片印刷裝裱于複合鋁板,2016。圖片: Courtesy of Amalia Ulman

正當人們在為這並不出人意外的劇情感慨,為烏爾曼的幡然醒悟而欣慰的時候。她突然坦言:我不是法國人、沒有失戀、頭髮也不是金黃色。我來自阿根廷、是藝術系的學生,而我前四個月所做的這一切,只是按照劇本進行的一個行為藝術罷了。“一切都是事先腳本化的。我花了一個月準備故事的開始、高潮和結尾。我染了金髮、換掉了衣櫃裡的衣服,但我只是在演戲,那不是我。”就像是使用互聯網語言在網路上撰寫虛構小說一樣。烏爾曼用熱門話題和詞條讓大眾關注了一個“不存在”的女孩。

阿馬利婭·烏爾曼,優越9/16/2016,100 x 100 cm,富士照片印刷裝裱于複合鋁板,2016。圖片:黃勖夫(木木美術館)收藏,北京

這個項目被命名為《卓越與完美》(Excellent & Perfect),在這個項目裡,烏爾曼一人分式三角,愚弄了89244名追隨者,並且在這場耗時4個多月的網路試驗中,每一個流覽、點贊和評論的網友都成為了龐大試驗物件和資料樣本中的一員。人物是捏造,照片是玩笑,至於手術後包紮起來的乳房?抱歉,它也是假的。

阿馬利婭·烏爾曼,卓越與完美(Instagram更新,2014年7月8日)(#itsjust-different),125 x 125 cm,C類印刷裝裱於鋁板,2015。圖片:Courtesy of Michael Xufu Huang ( M WOODS Museum) Collection,Beijing

或許是因為出名的途徑有別于傳統形式,烏爾曼在這場風波之後被不少觀眾貼上了“網紅”、“Instagram Artist(Ins藝術家)”等在她本人看來以偏概全的標籤。

“我的作品主題是跨領域的,創作形式也不僅局限於某一個,而是包括了攝影、裝置、寫作、繪畫、表演和視頻在內。這些標籤過於狹隘了,對我來說並不公平。

阿馬利婭·烏爾曼,優越10/7/2016,100 x 100 cm,富士照片印刷裝裱于複合鋁板,2016。圖片: Courtesy of Amalia Ulman

《卓越與完美》專案謝幕後,烏爾曼開始了全新的一輪思考。新系列作品《優越》(Privilege)的主角是一個懷著孕的白領工作者,藝術家以幽默戲謔的手法演繹了一段女性在生理身份和社會身份雙重壓力下的生活日常,旨在暗示女性在職業生涯或藝術世界中,尤其是在懷孕階段,所要扮演的特定的勞動角色。

“我想要證明女性氣質其實是種建築,而非生物構成或女性固有的東西。女人總是比男人更快的理解和掌握表演的趣味性。這個玩笑承認了做一個女人背後所需的工作量。這不是一件自然發生的事情,而是後天努力學習到的一種能力。

阿馬利婭·烏爾曼,卓越與完美(Instagram更新,2014年7月8日)(#itsjust-different),125 x 125 cm,C類印刷裝裱於鋁板,2015。圖片:黃勖夫(木木美術館)收藏,北京

“優越”系列的出現平衡了烏爾曼上一個系列的尖銳。她參考了大量卡通、無聲電影和馬戲表演,繪製出一個類似諷刺漫畫藝術的“自畫像”,同時加入辦公室、機場、法院大樓等中立色彩十足的場景。而懷孕則暗示一種自我複製。烏爾曼沉浸於她的“表演”,也是獲取自身女性經驗的手段之一。

阿馬利婭·烏爾曼視頻作品截圖。圖片:Courtesy of Amalia Ulman

以藝術為名,並不僅滿足于單一背景下的角色演繹,烏爾曼回應著一些先驅藝術家,例如Claude Cahum和辛蒂·舍曼,都在不停地探索女性身份的流動性。在被問及對女權主義的看法時,烏爾曼說:“即便在反對聲此起彼伏的今天,多元交支的女權主義依舊很重要,我來自拉丁美洲,一個性別歧視非常嚴重的地區。很難忘記那些我親眼目睹到的女性所遭受的不幸。

阿馬利婭·烏爾曼視頻作品截圖。圖片:Courtesy of Amalia Ulman

如烏爾曼本人所說,她的創作靈感來源不定,也許只是走走停停間對風光美景的捕捉;也許是熱鬧市場裡的嘈雜人聲給了她火花。她在表演時並不與觀眾產生直接交流,也不喜歡作品的主題被外界主觀分解。對於烏爾曼來說,藝術本身是一種享受,社交平台恰好給了她一個合適的氛圍。作為藝術創作者,她希望攝影和表演從視覺上看是美的;認為視訊短片是個十分有趣的體驗。她的作品雖然隱含對資本和品牌化的思考,但從未偏離愛的本質。

阿馬利婭·烏爾曼視頻作品截圖。圖片:Courtesy of Amalia Ulman

3月底,烏爾曼將來到中國,這個仿若她第二故鄉的國度,並將于金杜藝術中心(KWM Art Center)帶來自己在中國的首次個展,呈現這兩個系列的作品。談及新展,烏爾曼的激動之情溢於言表,表示自從2015年去了香港後就愛上了中國,喜歡這裡特有的熱情和幽默感,烏爾曼現在最大的愛好是學習普通話,或許有天,她會來中國尋找新作的靈感也不一定。

artnet x 阿馬利婭·烏爾曼

簡單談談你即將開幕的首次中國個展?

非常激動。自從2015年去了中國之後我就愛上了這裡。我也很開心能夠在金杜藝術中心舉辦這次個展,把我最近的“優越”系列介紹給中國的觀眾們。

對中國的第一印象是什麼?

我喜歡這裡的人和他們獨特的幽默感,中國從某種意義上說讓我感覺像家一樣。

為什麼選擇辦公室作為新系列作品的背景?

這個新表演是為了平衡我上個系列的作品。不再是“冒充”,而是有意的虛構。我參考了卡通、默劇和馬戲,新系列其實是以我本人的諷刺漫畫形式展現。我對辦公室、機場和法院等象徵中立的場所十分感興趣。它們都與勞動力息息相關,而懷孕則影射了一個自我複製的過程。

安排一個懷孕女人的角色是否來自於個人經歷?

設置懷孕是源自我個人對作為女人的渴望、願景以及恐懼;同時它也是為了模仿出自我複製的理念。

實現了在倫敦泰特現代美術館的展覽後你的第一想法是什麼?

特別開心,因為我曾經只是一個躲進泰特裡避寒的倫敦窮學生。

如何看待女權主義?你是一個女權主義者嗎?

我認為“交叉性”(intersectionality)研究(國外女性主義研究的重要範式)仍然十分重要,即便是在反對聲四起的當下。我來自拉丁美洲,一個性別歧視非常非常嚴重的地區。對我來說,想要忘記那些親眼所見的女性遭受到的不幸,是十分困難的。

為什麼總是在創作之前就先構思好一整個故事情節?

我喜歡先建立想像,在大腦中構建整個構架,這樣會使我內心感到平靜。

除了社交平台照片所存在的“虛假形象,你還想表達哪些內容?

這個形象只是我創作的局部。藝術作品本不應該被解構,而應該是種純粹的享受。我的作品裡有關於資本主義和品牌化的探討,但也是圍繞“愛”所展開,比如我和我的寵物Bob。如果僅以一個角度去詮釋社交平台,那將會非常無趣。我相信氛圍和直覺的力量。

你如何看到“所見不一定即所得?怎麼看待用美顏或者PS來重塑照片?

這就像假新聞的概念一樣。只要與初衷、想法、和描述保持一致,人們並不在意它們是否存在和真實性。雖然是一種妄想,但也令人感到舒適和寬慰。有些時候,當一些事物過於令人滿意、過於完美或出現過於頻繁,很快就會令人索然無味了。就像糖攝入過量一樣。

能不能分享一下你對大眾藝術的看法?

我總是不由自主被那些由於中庸而被人們忽略遺忘、甚至近乎不可見的事物所吸引。還有對平凡的定義。誰有資格去判定平凡或中立與否?誰又能去評判文明化?……我想這些內容與殖民以及白人至上主義息息相關。

你認為自己是一個行為藝術/表演藝術家嗎?

不完全是,我是一名藝術家,但我的其中一部分創作是表演。

你認為和觀者交流是必要的嗎?當你扮演他人看到評論時是什麼感受?

我在進行表演的時候並不會和觀者進行交流。我覺得那樣只會適得其反。

在你看來,藝術家在社會中扮演什麼角色?

源源不斷地創作新想法,並説明大眾用另外的方式去認識世界。

最欣賞的藝術家?

並沒有最欣賞的藝術家。我非常喜歡Francis Alys、Ei Arakawa和Fischli & Weiss。

希望嘗試什麼新的藝術方式?

電影。

阿馬利婭·烏爾曼:優越

展期:2018322日至519

地點:金杜藝術中心 | 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中路1號環球金融中心東塔201

文:Taffe Tang

閱讀原文:http://bit.ly/2HIZj8u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

[:en]Menu[:zh]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