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和春天一起復蘇 奈良美智的個人美術館

March 13, 2018 國際, 文化生活, 最新消息, 網絡, 藝術設計 在〈和春天一起復蘇 奈良美智的個人美術館〉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WeLens  2018年3月13日

溫柔的春天到了,一個讓人聽到就想要“哇”的消息也隨之降臨:

奈良美智的個人美術館「N’s Yard」將於 3 月 16 日正式對外開放。去年底,它曾短暫地和大家打了個照面,便又在冬季停止了營業。現在,它要和春天一起復蘇了。

「N’s Yard」坐落在栃木縣的森林之中,它沒有惹眼的招牌,周圍的鄰居甚少,距離東京 50 分鐘車程的距離,更是讓它遠離城市的慌亂與喧囂。

走進其中,你會看到 5 個裝潢簡單的白色展室,裡面不僅會展出奈良美智從未發表過的作品,還會呈現對奈良美智極為重要的私人收藏,包括唱片以及他朋友們的藝術作品等等。

另外,這裡還設有咖啡店與小商店,逛累的人可以繼續待在這裡消遣時光。

這個地方的安靜、樸素和慢節奏正如奈良美智本人。難怪,從 2005 年開始,這裡就成為了奈良美智的工作室,他說:“我喜歡被綠色包圍的環境。”

「N’s Yard」對外開放之時,周圍的森林也該有了綠意。有去東京計畫的人,不如拐個彎,去看看奈良美智的居心地。

如果你暫時沒有機會親臨「N’s Yard」,不妨跟著我們整理的 77 件小事,一起探索「奈良美智」這個名字背後的迷人。

Nara Yoshitomo

奈良美智出生於冬季,他最喜歡的顏色就是雪的顏色。

故鄉在弘前市,青森縣西部的一個小地方。那裡沒有任何美術館。

奈良美智兒時沒有機會接觸“真正的藝術作品”,但他還是覺得“沒出生在東京真好”。

事實上,他不喜歡東京。

他是家裡最小的孩子,兩個哥哥比他大了幾乎 10 歲。

奈良美智的性格敏感又內向,很難與別的孩子一起玩耍。

沒有人聊天時,奈良美智會讓自己被蘋果樹包圍,與蘋果樹聊天。這座蘋果樹林間的小木屋是他小時候消遣時光的地方。

對後來的奈良美智來說,這種對自然的敏感度比繪畫技巧更重要。他說:“這是在學校裡學不到的東西。”

他覺得,各種便利工具(例如手機)削弱了現代人對自然的敏感度。

至於繪畫技巧,奈良美智受到喬托·迪·邦多納、皮耶羅·德拉·法蘭西斯卡、弗拉·安吉利科等古典主義畫家的影響比較多。

比起與人交流,奈良美智更擅長和動物打交道。

只有 6 歲大的奈良美智畫了一本名叫《企鵝物語》的繪本。繪本的主角是他和他養的貓咪チャコ(chako),他們一起從北極旅行到南極。

因為漫畫書的台詞限制了想像空間,所以奈良美智更喜歡看繪本。

他最喜歡的繪本是美國童書作家維吉尼亞·李·伯頓的《小房子》。

他兒時的另一個娛樂是聽收音機,他只聽音樂頻道。

後來,聽音樂成了他持續至今的愛好。

奈良美智尤其偏愛搖滾、朋克、民謠。對他具有重要意義的歌手是 Neil Young。

他以前的英文很差勁,聽不懂歌詞。

他只能捧著唱片封面看,靠這種方式想像歌曲所描述的世界。後來,奈良美智才發覺這無意間鍛煉了他的想像力。這些都是奈良美智的唱片。

奈良美智還記得小學時的校訓:開朗、誠實、強壯。

高中時,奈良美智參加過柔道社和橄欖球社。

他還曾和學長一起開了一間咖啡店,他在裡面當 DJ。

然後,通過郵件買進口唱片花光了他打工賺來的所有錢。

後來,賣唱片的人見到奈良美智時大吃一驚。從音樂品味上來看,對方以為奈良美智是個老頭兒。

性格害羞的奈良開始變酷了,他曾回憶說:“我甚至受到一些大學生(尤其是女大學生!要強調一下)的喜愛……”

奈良美智正式學習畫畫是在 18 歲,但當時他沒想過要成為畫家。

他從來不在開心的畫畫。“我只在生氣、孤獨、傷心的時候畫畫,那樣我才能夠與畫布對話。”

奈良美智的畫布可以是高中時騎過的單車、日常用的筆記本、碎紙片、信封、搬家用的紙箱、他收集的木片等等。

19 歲,奈良美智考上了東京一所學校的雕刻系。

去了東京之後,他又決定放棄入學,因為他更喜歡畫畫。

他租下了一間小公寓,開始了艱苦地重考生涯。他後來在自傳《小星星通信》裡回憶說,那間公寓“像是隨時會拆掉的木造建築”,又小又破,沒有浴室,還得自己接水沖廁所。

圖片來自《小星星通信》

除了備考之外,奈良美智還得打工。他最慘的一份工作是當建築工人。

20 歲,奈良美智考上了武藏野美術大學。

但他又退學了,這次是因為他沉迷搖滾樂,總想參加各種活動,沒有辦法集中精神畫畫。

拿著本應是學費的錢,奈良美智去了歐洲,開啟了一場長達三個月的旅行。

奈良美智的護照頁,來自《小星星通信》

在歐洲,他住著最便宜的青旅,參觀美術館,聽樂隊演出。

錢花光了之後,奈良美智回到日本的公立大學繼續學業,直到研究生畢業。

他的成績不算好。他說:“我覺得上課內容都是些八股老舊的東西。”

於是,他開始用塗鴉的方式寫日記,記錄下那些讓自己感動的事情。

在此期間,他又去了一次歐洲,舊地重遊。

27 歲,奈良美智開始在藝術學校裡任職,成為高中生的美術老師。

他第三次去了歐洲,並意識到:“比起這群學生來,反倒是自己更應該接受藝術教育。”

第二年,他便去了德國。他的所有行李是:兩個紙箱的錄音帶、一箱畫具、兩個背包。

他曾在日記裡寫到了自己的日常生活:“買了腳踏車,漫無目的地、孤獨地在街上遊蕩。在小小的製片上品拼命畫下念想。也沒有想要給誰看。”

奈良美智所在的城市杜塞爾多夫很冷,這讓他總是回憶起童年,也再次感受到那種孤獨。

他說:“與外部世界的接觸不多的我,內心世界變得豐富起來。”

他總是在一個小木屋裡作畫。所以,後來在很多場個人展覽裡,奈良美智都會搭一間小木屋。

他在日本的咖啡店 A to Z café 裡,也有這樣一間小木屋。

奈良美智就這樣在德國待了 12 年。那個為大家所熟知的“小女孩”形象,正誕生於這個時期。

不過,奈良美智從不把這個形象看作“小女孩”。他說:“這是一個中性的形象,它突然跳入了我的腦海,我沒有想太多。”

快要 40 歲時,奈良美智才漸漸有了名氣。

他有一幅創作於 36 歲的畫作後來被人用 6,487,5000 港幣的高價買走,比原始估價高出三倍以上。

在存款越來越多時,他想:“這樣的生活已經是最棒了。……已經擁有很多錢買不到的東西。就連失去的,都是用錢也買不到的東西啊……”

41 歲時,奈良美智回到日本工作、生活,常常待在栃木縣。

他拒絕了很多廣告合作,並說:“出書和製作 T 恤已經滿足了我的欲望。”

不過,他很願意出自己作品的周邊,好讓沒錢購買畫作的人也能夠得到滿足。

他還有一個拍電影的夢想。

有趣的是,不論在德國還是在日本,奈良美智的工作室總是保持同一幅模樣,他只有拉開窗簾才能知道自己身處何處。

他沒有所謂的“個人生活”。他說:“只要處於工作的心情,我就會一直畫下去。”

奈良美智不喜歡被拍照。

奈良美智最親近的藝術家是村上隆,他們在一起時能聊很久很久。

他和日本女作家吉本芭娜娜是好朋友。後者曾這樣形容過他的畫:“因沉痛與孤獨而異常冰冷的世界,但內心絕不是惡的。而我寧可在這樣的世界中長居。”

這樣看來,奈良美智創作的世界很安靜吧?可是,他在畫畫的時候要聽很吵鬧的音樂。

他還說過:“弄得亂七八糟的房間就是活著的證據!”

奈良美智說自己不是宅男。

他常常旅行,讓自己與各種各樣的人相遇。他說:“我所遇到的人們,是你們培育了我這樣一個人……真的很想好好感謝你們。”這是他在北海道遇到的孩子。

他還是很喜歡貓咪,常常偷拍自己遇到的貓咪們。

他也沒有人們想像中那樣安靜,在 Twitter 上,他發了很多碎碎念。

50 歲那年,奈良美智在紐約的地鐵站塗鴉,結果被帶入警局。

日本發生“3·11”地震後,奈良美智久久無法繼續作畫。他說:“我太傷心了,總覺得自己一直在做的事毫無意義,在這種時刻幫不上任何忙。”

如今的奈良美智並不在意別人的評價和回饋。

奈良美智說,20 多歲時的他只關注自己感興趣的事物。進入 30 歲之後,他變得更像一個大人,開始關注那些他其實並不想瞭解的事。

類似的變化還有很多。以前,奈良美智會仔細地去畫頭髮髮絲這種細節,但現在已經不會那樣做了。

他說,隨著年齡增長,人會用更大局的眼光來對待事物。

奈良美智筆下的小女孩的眼睛也變得不同了。過去,他為了表達自己積壓的憤怒,故意將眼睛畫三角形。如今的他會嘗試用眼睛來表現更複雜的情緒。

奈良美智今年 59 歲了。他不喜歡自己被貼上任何標籤。

就像他不願意對自己的畫做更多解釋,你只要帶著自己經歷與情緒去看就好了。

閱讀原文:http://bit.ly/2FwDDjf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

[:en]Menu[:zh]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