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她們故事 也就是MoMA的故事

March 9, 2018 文化專題, 文學, 歷史, 生活, 舞台, 藝術 在〈她們故事 也就是MoMA的故事〉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YT新媒體  2018年3月9日

MoMA也有想感謝的三位“女神”。你可能知道MoMA有梵古的《星空》,有莫内的《睡蓮》;或者知道MoMA是當今世界上最負盛名也是最重要的藝術博物館之一,但你可能不太瞭解,創始MoMA的是三位傑出的女士。如果沒有她們,也就不會有MoMA,更不會有MoMA走到今天和你們相遇的機會~

她們故事,也就是MoMA的故事。

1.艾比·奧德里奇洛克菲勒

Abby Aldrich Rockefeller

艾比·奧德里奇‧洛克菲勒坐在她的椅子上

這個顯赫的姓氏一說出口就已經意味深長。 艾比‧奧德里奇‧洛克菲勒,是被視為“人類史上首富”約翰·洛克菲勒的兒媳,她承擔著家庭的使命,也忠於自己所愛。大衛·洛克菲勒這樣描述他的母親:“她熱愛藝術,而且溫婉體貼,充滿關懷”。對於她推動現代藝術的熱忱,他說:“因為她喜歡所有形式的優美事物,她認為在當代世界中有很多事物都未受到應有的重視,值得我們為此做點事情 ”艾比·奧德里奇出生於1874年,她的父親是一位議員,在艾比20歲那年,父親被提升為美國參議院金融委員會的主席。

艾比的早期教育是由家庭教師輔導的。17歲時,她進入專為年輕女生設立的阿博特小姐學校學習,課程包括英語寫作和文學、法語、德語、藝術史和古代史、體操、舞蹈。

畢業後,艾比開始了她的歐洲之旅,在英格蘭、比利時、荷蘭、德國、奧地利、瑞士、義大利和法國等地,她進一步加深了自己的藝術學識,這都為她以後在藝術收藏和藝術事業打下了基礎。

在和約翰·洛克菲勒二代結婚二十五年後,也就是在1925-1935年間,艾比·洛克菲勒開始收藏現代藝術。除了凡高、德加、馬蒂斯、畢卡索、塞尚、勞特萊克這些來自歐洲的現代主義藝術家的作品以外,艾比也格外支持美國的在世藝術家,還和他們建立了良好的私交。憑藉著自身的社交圈和家庭財政背景,當艾比對前衛藝術的瞭解和癡迷愈發深入,她在藝術領域開啟一個新的篇章顯得理所當然……

2.莉莉布里斯

Lillie P. Bliss

Lillie P. Bliss照片

莉莉·布里斯的一生顯得更為傳奇。她于1864年出生于一個富裕的紡織商家庭,和那個時代大多數的千金小姐一樣,她的教育由家庭的私人導師負責。但她又是特立獨行的那一個,年輕時喜歡音樂,古典和現代通吃,彈得一手好鋼琴,她也喜歡戲劇和視覺藝術,三十多歲時就開始資助年輕的鋼琴家和歌劇演員。

1909年,布裡斯遇到了美國藝術家亞瑟·B·大衛斯,從此也開始了她現代藝術的收藏之旅。1913年,當大衛斯計畫軍械庫展覽時,布里斯成為展覽匿名的贊助人之一。她在軍械庫展覽上對歐洲的現代藝術顯示出濃厚的興趣,購買了塞尚、高更、雷諾瓦、雷東等人的作品,從此以後,她以果斷、獨立的收藏風格漸漸建立起了自己的收藏版圖,在那個現代藝術在美國還未得到認可的年代,布裡斯敢為人先,成為現代藝術最堅定的宣導先驅之一。

布裡斯終身未嫁,她的藝術事業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3.瑪麗·奎恩·沙利文

Mary Quinn Sullivan 

瑪麗·奎恩·沙利文照片

1877年,瑪麗·奎恩·沙利文出生於印第安那州,22歲那年她前去紐約普瑞特藝術學院學習藝術,之後就一直從事藝術教育工作。她在年輕時被派去英格蘭、蘇格蘭和德國進行交流學習,在此期間,她又去了法國和義大利旅行,被歐洲正盛的印象主義和後印象主義藝術深深折服。

1910年,奎恩成為了母校普瑞特藝術學院的老師,她和幾位知名藏家和贊助人成為密友,其中就包括了莉莉•布裡斯和艾比·奧德里奇‧洛克菲勒。

1917年,奎恩嫁給了律師、珍本收藏家科尼利厄斯·沙利文(Cornelius Sullivan),兩人情投意合,在丈夫的支持下,奎恩開始大量收藏塞尚、梵古,高更、勞特萊克、畢卡索、喬治·魯奧、莫迪裡阿尼等人的作品。

同時,奎恩也在積極地推動現代藝術在美國的發展,她在1927年就小試牛刀,組織了一個藝術基金會。創立一個更大的空間和平台,自然就成了她的下一步。

歷史的分割線

時間到了1929年5月底,艾比·洛克菲勒邀請布裡斯和奎恩共進午餐。當時在美國的上層社交圈裡,她們三個人被稱為“驚世三名媛”(Daring Ladies)。這一次的午餐商議,就誕生了一個“驚世”之作:MoMA。她們想建立一個小型的現代藝術博物館,其宗旨就是:“鼓勵和發展現代藝術的研究並提供公眾教育 ”——這個理念伴隨著MoMA一直走到現在,將近90年。

她們邀請了策展人兼收藏家康格·固特異(A. Conger Goodyear)擔任顧問,經他介紹,又邀請了阿弗烈德·巴爾(Alfred H. Barr)擔任MoMA的第一位館長。三位創始人鼓勵巴爾去傳播當時不被看好的歐洲現代藝術,也為MoMA之後的道路奠定了基調——這裡永遠保持著對新事物的探索精神,不死守歷史,和公眾一起參與未來。這也是巴爾為什麼會把MoMA比喻為“實驗室”。1929年11月7日在美國遭受了“黑色星期二”的經濟大崩盤後不久,MoMA的第一個展覽在曼哈頓的一座大廈中低調地開幕了。

展覽面積只有六個房間的大小(同時這也是MoMA的辦公區域),但膽識卻不小。MoMA的首展主題是“後印象派”,在館長巴爾的努力借展下,塞尚、高更、修拉和梵·高的作品都在這裡集聚一堂,成為當時美國規模最大一次的印象派展覽。展覽持續了一個月,一共吸引了4,7293名參觀者。這無疑是一個成功的開始。

右側建築為MoMA最初展覽空間的大樓

自此,美國開始有了第一家收藏現當代藝術作品的博物館,而MoMA也是在曼哈頓地區第一家收藏歐洲現代藝術作品的博物館。

不過,對於一座美術館的命運而言,開創不易,但堅守更難。

艾比·洛克菲勒的丈夫對妻子的這番現代藝術事業可以說是嗤之以鼻,他不喜歡現代藝術,也不理解妻子的投入。所以,來自這位大亨的經濟支持十分有限。MoMA成立之初關鍵的五年中,艾比擔任首席財務官,她努力通過自己的社交網路和魄力膽識進行融資、募捐,並制定MoMA的營收路徑,也是因為MoMA很早就開始懂得自負盈虧,使它成了全球第一個採用會員制的博物館。同時,艾比每年會拿出一筆錢來,讓巴爾有機會在世界各地購買新的作品。從1935年開始,她每年都會向MoMA捐贈大量的私人收藏,就像一個母親對待孩子一樣,無私奉獻,不僅給予了它必要的物質,也為它注入了大膽、堅定、無畏、永遠向前的精神性。

MoMA成立的那一年,莉莉·布裡斯已經65歲了。布裡斯將自己生命的最後兩年全身心地獻給了MoMA早期的成長,她的遺囑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她決定將自己最珍貴的150件藏品留給MoMA,其中包括了62件塞尚的作品,還有馬蒂斯、莫迪裡阿尼、畢卡索的作品等等——這幾乎就是布裡斯的人生。

她在遺囑中還特別有先見之明地規定,其中的三幅作品不得出售,如有必要,只能和其他博物館進行交換。這三幅作品分別是塞尚的《景物與薑罐、糖碗和橙》和《蘋果和靜物》、奧諾雷·杜米埃的《洗衣女工》。塞尚的兩幅作品仍然在MoMA,成為經典中的經典。MoMA用60萬美元(艾比‧洛克菲勒和她的兒子一共捐了其中的30萬美元)獲得了這批價值將近114萬美元的饋贈。這是一份無與倫比的禮物,對於當時還處在兒童期的MoMA來說,它第一次擁有了自己的館藏基礎,也正是因為這筆館藏,才有資本來置換獲得梵古的《星空》。

瑪麗·奎恩·沙利文的貢獻體現在教育方面。她確立了MoMA教育職能的精神核心,積極推動館內的學術梳理。在艾比·洛克菲勒忙於主外的期間,奎恩運用自己的經驗,致力於美術館的內部運營。

MoMA內的艾比·洛克菲勒建築花園

MoMA的出世,創造了很多“第一次”。這也讓美國第一次看到女性在推動現代藝術發展歷程中所做的重要貢獻——她們是勇敢的突破者,也是堅定的守護人。

19世紀末20世紀初,工業化和城市化的高速發展極大地鼓勵了美國女性走向社會,推動改良。她們開始扔掉束身胸衣、外出工作、接受高等教育等等,並自行組織各種運動和機構,比如“控制生育”運動、婦女禁酒組織、社區改良、全美婦女選舉權協會等等,整個社會環境的催生下,一代具有獨立知識、思想、品格,並心懷天下的新女性開始崛起。

這樣的社會變化使得“驚世”三人能夠走到舞台中心,她們也沒有辜負這時代給的機會,並決意帶著它更進一步——當她們看到時代在飛速變化,看到藝術可以以這樣的破壞力、創造力進入這變化時,她們選擇忠於自己的所信和所愛,參與並推動。

這其中所有承受的壓力和非議不言而喻:

來自社會對藝術的偏見,來自男權對女性的偏見…… 但她們最終突圍了。

值得尊敬的女性是什麼樣子的?活出了自己精彩的人生——不,那還不夠,她們想和這個世界一起成長,變得更為包容、開放、美好。艾比·奧德里奇‧洛克菲勒、莉莉•布里斯、瑪麗·奎恩·沙利文,今天,她們的另一個名字是MoMA。

閱讀原文:http://bit.ly/2FnXVLZ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

[:en]Menu[:zh]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