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這位權志龍最愛的時尚設計師,為什麼親自策劃自己的回顧展?

March 7, 2018 娛樂, 網絡, 藝術, 行業資訊, 設計 在〈這位權志龍最愛的時尚設計師,為什麼親自策劃自己的回顧展?〉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artnet News  2018年3月7日

美國時裝設計師瑞克·歐文斯(Rick Owens)在眾多人心目中都有著神話般的地位。從美國西海岸的“惡棍”到巴黎時尚界黑馬的蛻變,都得益於他對服飾嚴苛且鍥而不捨的重新思考。歐文斯探索問題的方式不是靠問“為什麼”,而是說“為什麼不”。這樣的邏輯使得他通過融合最佳的自然材質(比如像紙那樣薄的羔羊皮、未加工真絲)和更具紀念意義的(像建築、電影、音樂或其他方式)去創造出真正推動時尚風標的服飾。他設計的服飾不僅為其亞文化服務,更影響了整個時尚領域。

設計師瑞克·歐文斯。圖片:Danielle Levitt

左:India,FW17 Glitter Womens。圖片:Danielle Levitt;右:“瑞克·歐文斯:類人類、非人類、超人類”展覽現場。圖片:©2018 Owenscorp

也可以說,歐文斯將成為接受自己的作品被人束之高閣的第一人。“在我的餘生中,我將以黑色運動鞋和寬鬆短褲的形象出現。然而,我應該感激所有人對我的認可,能夠闡述我作品的都只是錦上添花,”他解釋道。

“瑞克·歐文斯:類人類、非人類、超人類”展覽現場。圖片:©2018 Owenscorp

歐文斯與artnet新聞從他同名品牌“瑞克·歐文斯”的製造總部Concordia(位於義大利Modena的一個小鎮)開始聊起,之後歐文斯還分享了他目前在米蘭三年展上的首次回顧展——“瑞克·歐文斯:類人類、非人類、超人類”(Rick Owens:Subhuman Inhuman Superhuman)。這次展覽有機會向我們詳細闡述設計師的作品。這位非巴黎身份的設計師首次進入公眾視野似乎不太符合邏輯,但身為美國人的他與義大利之間卻能產生不少的化學反應。這座享譽盛名的米蘭三年展設計博物館(Triennale Design Museum)賦予他難能可貴的自由,這使得他無法拒絕。“我同意(舉辦展覽)是因為我壓根就沒有和其他策展人進行過互動,這是我做這件事唯一的動力。我不擅長談判、妥協和傾聽他人意見,聆聽他人會令我恍然若失,” 他解釋道。

“瑞克·歐文斯:類人類、非人類、超人類”展覽現場。圖片:©2018 Owenscorp

因為有了策展的自由度,歐文斯的回顧展可以算是一部不規生長的自傳,用造型和瘦高模特台占滿了三年展的整個曲線形畫廊空間。畫廊中擺放的人體模特不是按照作品時間順序排列的,而是按他作品色彩來排序的。在純白色、珍珠灰色、卡其色和黑色的色調中,服飾與細節相得益彰:凸起的銅皮、嚴苛的軍號珠、犄角的排列順序、水貂條紋和平紋針織百褶紋讓人不由聯想到高訂大師格蕾夫人(Madame Grès)或瑪德琳·薇歐奈(Madeleine Vionnet)的作品。

在玻璃櫃附近,歐文斯分享了一組私密的隨身用品,從珠寶到攝影和時裝秀邀請函,攝影和參加時裝秀,再到更加異域情調的骨瓷餐具、可重複使用、有山羊瞼裝飾的男性私密處“戒指”(當“戒指”在2008年發售時,是被裝在一個蟾皮盒子中賣出的)。雖然歐文斯品牌的傢俱系列仍在銷售中,但它劍走偏鋒,用石化木材、牛骨、鹿茸和雪花石膏等昂貴材質,用強健的駱駝毛整體點綴。

以下是artnet新聞與瑞克·歐文斯就他此次回顧展台前幕後的對談。

artnet X 瑞克·歐文斯

瑞克,你現在位於何處?

我在Concordia的露台上,這裡的茉莉花雜草叢生。我不修剪它們,任由它們自由生長。我正在看一部葛麗泰·嘉寶(Greta Garbo)主演的電影,我剛和在倫敦參加完LamyLand拳擊項目的蜜雪兒·拉米(Michele Lamy,歐文斯夫人)通過電話。

大多數人都認為你在巴黎生活,但實際上你經常跑威尼斯或Concordia,對嗎?

大約從五月到九月,我每年有約五個月的時間在威尼斯度過,只有冬天我不去那裡。此外,在碼頭靠近埃克塞爾西奧的地方是享用食物的寶地!

所以,在義大利舉辦的首次回顧展並沒那麼左派。

在米蘭舉辦這樣的展覽似乎很自然,這對我而言很合適。這個品牌始終是義大利的,儘管我對米蘭沒那麼熟悉,因為我在義大利沒做過很多生意。我們在那裡有一家店,但我人一直都在巴黎。儘管如此,我喜歡米蘭的樣子:嚴肅且粗獷。他們有一種毛茸茸的植物能從陽台上垂下來,巴黎總帶有那麼點修飾感。我完全可以常住在米蘭。對我而言,火車站確實為這座城市定了基調。為了我們的派對,我們正在視察火車站的空間,但火車站入口涉及的問題太多。你會來參加我們的派對嗎?

“瑞克·歐文斯:類人類、非人類、超人類”展覽現場。圖片:©2018 Owenscorp

是的,我看過你在後台與那些用塗著白漆舞者們一起,就像他們脫下內衣上場演出一樣。

(哈哈)我本想找三藩市原版leather-daddy(直譯:皮革爸爸,音樂組合)跳扇子舞的舞者,然而現在這些人做了個新舞蹈,不夠老派了。我希望他們赤身裸體,因為這本就該是原原本本的享樂主義,以紀念那些遭受苦難的酷兒族群的前人們。我想,“這是米蘭的時尚派對,必須全副武裝!他們非常棒,但他們必須學習扇子舞。這複雜之極!他們現在有鬍子!所以我們算是對他們進行了拓展!”

你認為你與義大利設計有交集嗎?可以隨意聊聊在米蘭三年展上義大利設計師埃托·索特薩斯(Ettore Sottsass)的展覽與你展覽的相同之處。

在埃托·索特薩斯的那段時期,我喜歡設計師路易吉·克拉尼(Luigi Colani)。以我的視角來看,他是義大利最多產的設計師。他讓我回想起在《Domus》雜誌的七十年代的粗野主義的建築流派(Brutalist architecture)。我在洛杉磯藝術學校時第一次看到那本雜誌時,就特別喜愛像義大利建築師Carlo Scarpa和Luigi Moretti設計多的那些老物件。

策劃自己的回顧展感覺如何?看到一位在世藝術家或者設計師,用他們自己的角度來看這樣的展覽,這很罕見。

顯然,它會讓你意識到自己的死亡命運,並在那裡按下你所取得的成就的一些按鈕,並且很容易產生一點憂鬱感。但那感覺有點傻,所以我更喜歡完全地津津樂道的沉浸其中。你確實想到了你生活的意義,以及你將會銘記的所有。這真的很令人滿足。而最重要的是能夠以我自己的方式講述故事,而不是被其他人解讀,這永遠不會是完美的。能夠講述自己的故事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這不是常見的一件事,它能夠突出自己的優勢,並掃除你的錯誤。

這是奇怪的一年,因為我獲得了美國時裝設計師協會(Council of Fashion Designers of America,簡稱,CFDA)終身成就獎。這兩件事彼此沒有任何關係,但終生成就的是強大的時刻,這是一個奇怪的巧合。我56歲了,並不是那麼老,而且確實是一種肯定,讓人滿足。我不會看輕我被持話語權者認可的事實。隨著年齡的增長,你最終成為了有話語權的人。被認為是這一代美學精英的一部分,這是有趣的。

在展出的服裝方面,我想知道為何最早作品僅僅追溯至2005-2006年?對於使用文獻檔案,是否有實際上的限制?

是。從字面上看,這是因為我沒有任何文獻檔案!最初,我的標籤只是一個許可證,所以技術上的樣本甚至都不是我的,所以它們被銷售或最終消失。文獻檔案不在我的腦海中。我不認為我是那種設計師。一開始我就不好意思存檔案。所以事情從字面上消失了——甚至米謝爾所擁有的。當蜜雪兒厭倦了他們時,她會把這些東西處理掉。她給女兒一些東西,然後送給別人。我認為如果我再做一次展覽,也許我會更謹慎、更克制,更關注工藝、技巧以及細節問題。這個展覽更大、更戲劇化,如果我曾經做過一個更克制的展覽,那麼現在是尋找那些真正喜歡,並且真正被使用過的東西的好時機。

這個展覽設計中戲劇性是重要組成部分。你曾說過,這是對你自己的話的回應:“我會在整體白色的景觀上鋪上一道黑色閃光的原始土壤。

Guy Trebay幾年前在《泰晤士報》上寫了一些東西,早在三年展找到我做回顧展前。他寫了我作品的,提到我20多年前所說的那句話,所以我想,這是我的想法。我本身就有這個空間的建築概念。看起來這是巨大的、原始的,十分徹底的空間。蜜雪兒認為這真的很蹩腳,她皺著鼻子說這是“初級水準”。我這樣做是因為我做很多事情都是簡單的姿態,我喜歡那樣。這是一種蓬勃旺盛,也就不難理解我對大地藝術和對於優雅曲線中的原始感的熱愛。我把它稱為“原始嚎叫”。官方題目,我們稱為“Turdnado”(意為原始旋風)。它變得廉價,並且變得滑稽。

“瑞克·歐文斯:類人類、非人類、超人類”展覽現場。圖片:©2018 Owenscorp

你能解釋《原始嚎叫》作品的組成嗎?我相信它是由你自己的頭髮、來自亞得里亞海的沙子等等製成的。

它不能只是泡沫。它必須意味著與我生活有關的東西,要感覺是個人的。有趣的是,多年來我一直在挽救我的頭髮。我真的從發刷中儲存下一大堆。當然,不是每個平方英寸都有一根頭髮,但它混合在其中。這是關於你DNA的空間!沙子來自威尼斯周圍的地區,來自我常去的海灘。如果可以的話,我會整年待在海邊。海洋與海洋以及地球與天空的交匯,會讓你感覺自己處於宇宙中心。

如果本次展覽不是說教性質的“瑞克·歐文斯導覽,你期待這個展覽能傳達哪些內容?

這個展覽並沒從真正意義上(對我)進行歸納梳理。這是我能找到的盡可能優雅的一種佈局方式了,這一切都基於本能。這只是將我感覺正確的一切拼湊在了一起,並創造出優美的作品。我想我已經有大約30%思緒整理出來了。這就像詩歌,你試圖將一些句子和有美好寓意的單詞相融合。

“瑞克·歐文斯:類人類、非人類、超人類”回顧展在米蘭三年展館舉辦,展覽一直持續至2018年3月25日

文:Dan Thawley

譯:Weixin Jin

閱讀原文:http://bit.ly/2FjYrdQ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

[:en]Menu[:zh]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