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VR沒有完全成為特效的附庸,數字王國正在把它變成內容本身

February 8, 2018 文化專題, 歷史, 生活, 舞台, 藝術, 電影 在〈VR沒有完全成為特效的附庸,數字王國正在把它變成內容本身〉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好奇心日報  2018年2月8日

特效公司數位王國近年來在 VR 領域動作頗為活躍。它通過 VR 直播了王菲的演唱會、在今年聖丹斯的電影節上展出了第一部由大中華區獨立製作的 VR 電影《微觀巨獸》(Micro Giants)。

數字王國本週一舉辦的“真實視界”論壇上,也專門留給了《微觀巨獸》的導演周逸夫一個演講環節。

“這個片子(《微觀巨獸》)創作的靈感就是,戴上 VR 眼罩可以讓你去向一個從來沒有去過的世界,”周逸夫說,他同時也是數字王國大中華區團隊的創意總監。“我們的團隊就開始思考,什麼樣的世界是你從來沒有去過的。(以往的 VR 短片)有帶大家去旅遊的,去海底,也有去外太空的。但是沒有任何一個短片是讓你變成一個小蟲子,體驗一下微觀的世界。”

VR 電影正在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許多學院派的電影組織都承認了這樣的一種電影形式,奧斯卡為伊納裡圖(《鳥人》)的 VR 作品《血肉與黃沙》(Carne y arena)頒發了特別獎(奧斯卡上一次頒發特別獎,還是 22 年前給 CG 動畫《玩具總動員》),在展映 VR 電影六年後,今年的聖丹斯電影節第一次迎來了屬於 VR 電影的時刻,三集系列的電影《星球:時空之歌》(Spheres: Songs of Spacetime)還賣到了百萬美元。

雖然電影節對 VR 電影的認可能夠給它帶來更多的資源,不過它仍然還處於早起的實驗階段。許多公司只是借著 VR 的風口在跟進。而從硬體到概念上,VR 電影自身也都還遠算不上成熟。另外,相比於被影視公司寄予厚望能帶來利潤的 IP 電影,VR 電影還沒有形成一種商業模式。《星球:時空之歌》的買家也並非傳統的好萊塢影視公司,而是一家針對 VR 投資的公司 CityLights。

數字王國的 CEO 謝安認為,VR 電影還不會那麼快起來,“VR 完全是自由的,變成你的故事線、你怎麼說這個故事,這完全跟傳統不一樣。當你是完全自由地在電影裡面,無論是電影還是遊戲,把 VR 電影跟電影的作品劃上等號,現在這個時間點還不太恰當。”

不過,VR 已經能夠對影視作品的行銷發生影響,HBO 的《西部世界》和《矽谷》都有根據內容打造出 VR 體驗空間,謝安舉的則是把《速度與激情》部分片段 VR 化的例子,數位王國從系列第三部開始參與特效的部分。他說:“如果說下一集你不是看一個三分鐘的預告,我告訴你你就坐在範·迪塞爾旁邊。他在開車,你坐在他的副駕,你看著後面人追你,你穿過沙漠,穿過水壩。我覺得那樣宣傳電影的方式會比以往更直接、更成功。”

數字王國成立於 1993 年,創始人之一是《泰坦尼克號》的導演詹姆斯·卡梅隆。特效一直是它主要的業務,謝安在 2013 年接受公司後,開始嘗試 VR 方面的探索。根據謝安的估計,公司現在的傳統業務(特效)與非傳統業務(VR、虛擬人等)的收入比為 8:2。VR 方面,2017 年的收入是 2016 年的 3.5 倍。

特效行業的日子這幾年來都不好過,低門檻和低利潤讓這個行業裡的幾個重要玩家也陷入掙扎。工業光魔(《星球大戰》)為了尋求資本支持投入了迪士尼的懷抱,維塔工作室(《指環王》)則選擇多元化了業態,做起了工作室展覽、出版發行電影藝術書籍等生意。數位王國 2012 年一度破產,後來成為了商人們轉手謀利的工具,2013 年,奧亮集團從小馬奔騰手中收購數位王國,謝安成為數位王國執行副總裁。一年後,他成為了執行總裁。

“在這個產業裡面很奇怪的一件事情是,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會有人誤以為特效是一個很賺錢的行業。”數位王國視覺特效高級總監 Matthew Butler 說,他參與過《變形金剛 3》、《阿波羅 13 號》、《泰坦尼克號》等項目的幕後製作。“可實際上現在特效的行業,它的毛利不是那麼高,就算以前輝煌過,但是現在確實不是一個怎麼吸引人的產業。這也是為什麼任何的特效公司現在都在找不同的生存模式。”

在豐富業態上,數位王國也沒有例外,主要有內容製作和直播兩個方面的 VR 是多元化的一個環節。

謝安表示,數字王國在特效行業中是做人臉做得最好的公司——《本傑明·巴頓奇事》中布拉德·皮特只演了真實年齡段,其他年齡都是數字王國做出來的。因此,數位王國成立了一家虛擬人公司,虛擬鄧麗君亮相周傑倫演唱會以及鄧麗君全息虛擬人音樂劇就屬於它的工作。

在 VR 方面,謝安認為數字王國有天然的優勢:“其他人要做建模,要重新建模。可是我們拍了二十多年的電影,我們電影的資料庫所拿出來的虛擬的道具,本身就是 360 的,本身是 3D 建模。”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些業務都還沒有為公司帶來利潤。數字王國 2016 年虧損了 6430 萬美元,這個數字是前一年的兩倍。根據 2017 年的上半年報,上半年公司虧損了 2600 多萬美元。

謝安更喜歡談論的是現金儲備這個資料。他表示,數字王國現在的現金儲備是歷史最高的,這代表了健康的走向。另外,由於這幾年公司在中國印度等地的投入以及開拓的業態,股東從以前的自然人變成了中信集團、軟銀、高通這些機構。

按照謝安的期望,在特效繼續發展的情況下,未來公司的傳統業務與非傳統業務收入能夠實現打平。不過並不是所有作品都是娛樂化的,數位王國正在製作的另外一部 VR 作品,主題是“一帶一路”。?

閱讀原文:http://bit.ly/2BN89Dg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

[:en]Menu[:zh]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