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為什麼一部關於整理行李的動畫短片,可以被提名奧斯卡?

February 8, 2018 文化專題, 歷史, 生活, 藝術, 電影 在〈為什麼一部關於整理行李的動畫短片,可以被提名奧斯卡?〉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好奇心日報  2018年2月8日

在科比·布萊恩特《親愛的籃球》和皮克斯《失物招領》的包夾下,這部名為《負空間》(Negative Space)的動畫短片顯得星光黯淡,但是它已經在 137 個電影節上拿下 52 個獎,並且和前兩者一同進入了奧斯卡最佳動畫短片的決選名單。

它到底特殊在哪裡?

《負空間》是一部定格動畫,主題非常簡單,是父親和兒子通過整理行李箱這一舉動產生綁定——因為父親經常出差,在時間緊急時往往讓兒子一起幫著收拾,所以兒子學會了種種疊衣服的小技巧以及日常用品的收納。

幫家人收拾行李,是很能讓觀眾產生共鳴的小事。看到一件件衣物被展開又被折疊得整整齊齊、正好塞滿一個行李箱,對於強迫症患者而言是莫大的滿足。畫面乾淨、樸素、諸多日常用品消除了冷色調帶來的疏離,也因而傳遞出一種暖意。不過這其中包含的情感並不粗淺,也在某個時刻被導演用一句台詞點出,堪稱最點睛式的總結。

本片其實根據 Ron Koertge 2014 年寫作的一首詩改編,這首詩即短片的旁白。導演夫妻 Max Porter 和 Ru Kuwahata 均被原詩打動,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父親也是經常出差,所以對此間感情有所體會,“對我來說,能產生共鳴的地方在於,這相當於一種儀式性的連接。人們通過這個小事綁定,但是不會直接就此談感情。”

因而,對於衣物折疊的生動展現也比父與子的鏡頭更多。“我們真的想表現一個收納得特別完美的行李箱。”

鏡頭的變化導致其拍攝物體的尺碼也要不斷改變,所以每件物品都有一套不同大小的模型,最大的衣物就和真實衣物一個尺寸,起居室則有從小到大的 5 間;人物頭部由漿土製成,但這並不是耐久度高的材料,所以也要用樹脂製作很多複件來備用;嘴部太微小,不容易雕刻,因而也用上了 3D 列印;人物模型頭重腳輕,無法用平常的方式把它們綁住,幾乎每個鏡頭裡都要用到支架,這也給他們的工作增加了難度。

Porter 還提到,背景詩是有韻律的,而打包行李也是很有節奏的一件事,“幾乎像音樂一樣,所以我們像製造音樂韻律那樣去設定動作的節奏。”

這對來自巴爾的摩的導演過去的 11 年裡都在製作短片、商業廣告和 MV,他們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Tiny Inventions,《負空間》是其出品的第一部完整的定格動畫。

Negative Space (2017) – Curta Legendado

“你肯定要經歷很多掙扎,放棄是很容易的,因為你根本看不到遠處的光亮,但是必須得堅持下去,而且能意識到這一切都是為以後做準備,” Kuwahata 說,“因此有學生過來告訴我們‘我崇拜你們’時,我深感責任重大,但重要的是,我得繼續堅持我所愛的東西。”

題圖來自豆瓣

閱讀原文:http://bit.ly/2EddHZt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

[:en]Menu[:zh]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