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那些在電影中“失竊”的世界名畫

October 28, 2017 文化專題, 歷史, 生活, 舞台, 藝術, 電影 在〈那些在電影中“失竊”的世界名畫〉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藝網  2017年10月28日

近日,唯一且最後一幅可在市場上流通的達·芬奇畫作《救世主》(Salvator Mundi在倫敦展出,並將於11月15日在紐約佳士得進行拍賣。估價1億美元的世界級作品,安保自是不可小覷,除高昂保險費之外,開幕現場更是高級科技灰的加密設施和酷到沒表情的安保人員。

世界級的IP加持,令神秘性和稀缺性形成一張無形的巨大吸力的網,在眾粉膜拜的同時,也引來不少盜賊覬覦。

列奧納多·達·芬奇《救世主》,將於11月15日在紐約佳士得進行拍賣,估價1億美元。

1911年,達·芬奇《蒙娜麗莎》的失竊案就轟動一時,這個叫文森佐·佩魯賈的盜賊將畫作掛在廚房,兩年後還聲稱愛上了蒙娜麗莎。小夥子一定是電影看多了,不過以下這幾部他肯定沒看過。

《盜走達芬奇》

被盜名作:《抱銀鼠的女人》

列奧納多·達·芬奇1485-1490年 波蘭克拉科夫劄托裡斯基博物館 54.8×40.3cm

畫中女子為切奇莉亞·加勒蘭妮,她是當時米蘭擁有極大權力的洛多維科公爵最喜愛的情婦。她在胸前抱著的被馴服的銀鼠,據說是米蘭公爵的家族想象徵物。

2014年,法國工程師帕斯卡·科特曾用多譜圖像檢測技術對畫作進行分析,發現銀鼠在最初底稿上並不存在,或許是為暗示當時已懷孕的切奇莉亞,達·芬奇才又加上這一神秘符號。不過,諷刺的是1491年,切奇利亞生下一子,公爵卻迎娶了別人。

影片由尤利斯·馬休斯基編劇並導演,上述提到的《蒙娜麗莎》失竊案的報導正是其創作靈感的來源。而《抱銀鼠的女人》,這一達·芬奇留在波蘭的唯一一件作品便成了這位波蘭導演的創作題材。

電影《盜走達芬奇》劇照

電影屬於偷畫題材裡的高智商犯罪片,懸念層出又笑料百出,寫實主義片風加歐洲味的喜劇元素,是很精巧的波蘭影片,最終以愛國主義佔領道德高地的勝利結束。

《縱橫四海》

被盜名作:《赫林之女僕》

保羅‧德西雷‧特魯伊貝爾Paul DésiréTrouillebert (1829-1900) 《赫林之女僕》,1874年法國 110cm×97cm 布、油彩朱爾斯‧謝雷藝術博物館藏

畫中健壯而豐滿的女僕裸露著上身,端莊面容之下卻略帶阿拉伯女性的憂鬱。裸露的上身同頸飾、手飾及腰間飾物形成對稱而和諧的品質感與美感。女子手中端著阿拉伯人的水筒走向主人,簡樸卻十分迷人。

電影《縱橫四海》劇照

影片中,亞占(張國榮)、亞Joe(周潤發)和紅豆(鐘楚紅)是三名盜畫高手,專為養父(曾江)以偷盜知名藝術品進行賺錢。

圍繞這一主題,影片共講述了三次盜畫行動(分別為《珍夏夢布丹》和《赫林之女僕》,其中後兩次盜竊同一件作品),隨著劇情的進展,友情、愛情、親情進行洗牌並找到各自找到歸宿。

電影《縱橫四海》劇照

他們仨稱作香港電影史上最贊三人行。片中三人帶著墨鏡在跑車上歡笑的那一幕堪稱經典。

發哥不再是酷酷的“賭神”,亞Joe妥妥地戲精一枚。你大概永遠不會忘記那段輪椅上的舞蹈。

電影《縱橫四海》劇照,彼時不再,眼眸依舊

《偷龍轉鳳》

被盜名作:《維納斯》

電影《偷龍轉鳳》中的維納斯雕像,需要提出一點,這裡的維納斯並不是並不是古希臘的斷臂維納斯

妮可·伯納特(奧黛麗·赫本)集美貌與智慧于一身,父親查理斯·伯納特(休·格裡夫斯)卻集收藏家與贗品製造者與一身。

▲電影《偷龍轉鳳》劇照,赫本和彼德·奧圖

一次藝術品展覽中,妮可父親受邀參加,展出的維納斯雕像其實是祖父製造的贗品。

為避免東窗事發、家族名利俱毀,妮可聘請了神偷西蒙·德莫特(彼德·奧圖),雅賊與尤物展開一場真假盜竊之旅。

電影《偷龍轉鳳》劇照

《時代》週刊曾將電影中的赫本比作“如小鹿般”,是部一絲不苟的高品位喜劇。

電影將嚴肅的藝術品盜竊問題,以戲謔、輕鬆演繹,圓滿結局並各自歸位,它們在弱化偷盜行為同時,也側面印證了那些藝術作品的稀世珍貴,畢竟,擁有它們,如同將大師“靈感”據為己有,想想都很酷。

Ps:藝術應被尊重,以上影片屬高危動作,請勿輕易模仿!

閱讀原文:http://bit.ly/2hlDfpR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