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新共和》前主編出了本新書,猛烈抨擊了矽谷的大公司

September 27, 2017 文化專題, 文學, 歷史, 生活, 舞台 在〈《新共和》前主編出了本新書,猛烈抨擊了矽谷的大公司〉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好奇心日報  2017年9月27日

9 月,《新共和》前主編、現任《大西洋月刊》記者 Franklin Foer 出了一本新書《失智世界》(World Without Mind)。

《經濟學人》的一篇書評稱, Franklin Foer 在新書中譴責以亞馬遜、 Facebook 和 Google 為首的科技巨頭俘虜了整個社會。他擔憂,壟斷寡頭的霸主地位不僅已大大損害到出版商及唱片公司的財務狀況,還會通過不透明的演算法左右人們的想法,侵害個人思考。比如 Facebook 和 Google 不用像傳統媒體公司那樣彙報政治廣告的銷售情況。所以在去年的美國大選中,俄羅斯客戶得以在 Facebook 上購買廣告。 Franklin Foer 認為,這突顯了對科技公司嚴重缺乏監管帶來的風險。

而且,科技巨頭現在勢力之大,令人們不敢輕易批評。比如此前, Franklin Foer 參與了反對亞馬遜對待作者及出版商做法的運動,但因為亞馬遜幾乎能影響書籍的成功與否,許多律師和出版界高管都不敢暢所欲言。

來自:亞馬遜

據《洛杉磯時報》報道, Franklin Foer 還在書中回憶了他和 Facebook 創始人之一 Chris Hughes 的故事。某種程度上,這也代表了矽谷和傳統新聞業之間的深層矛盾。那是在 2012 年, Chris Hughes 收購了《新共和》這家老牌雜誌, Franklin Foer 則擔任了主編。

一開始, Franklin Foer 對未來充滿著希望。“對於我們的雜誌, Chris 帶來了更多的時代精髓,更多的預算開支,更重要的是其作為內部人士,帶來更多關於社交媒體的豐富知識。我們感覺新聞業的希望全部仰仗於此,由此所做的一切也似乎令人陶醉。《新共和》雜誌似乎成為了新聞業依賴於矽谷的代表”, Franklin Foer 在《當矽穀接管新聞業的時候》(When Silicon Valley Took Over Journalism)一文中寫道。這篇文章發表在 2017 年的《大西洋月刊》上。

但是,他們後面的合作並不愉快。據《紐約時報》報道, 2014 年,《新共和》創刊 100 年之際,當 Chris Hughes 決定任命一位新主編的消息傳出後, Franklin Foer 辭職,十幾名員工和幾十名特約編輯也跟著辭職,當期的《新共和》因此無法出版。

《新共和》創刊號

Franklin Foer 覺得, Chris Hughes 為爭取廉價數字廣告收入而迫使《新共和》追逐膚淺的速食式新聞故事。“從本質上講,我對世界的看法是道德和浪漫的,而 Chris 則是技術性的。他遵守規則,富有效率,善用組織圖和生產力工具。數據將新聞變成了一種商品,要投放市場,經曆檢驗和校準。在新聞行業的光鮮之下,這個行業正在一點點地腐爛。現在每個任務都要進行成本效益分析——文章是否能夠獲得足夠的流量來證明投入合理?有時這種分析是明確而有目的,但在大多數情況下,它依舊是一種潛意識和嵌入式的委婉語”,Franklin Foer 寫道。

Chris Hughes 則認為,他低估了在如今快速變化的時代把一個古老傳統的機構轉變成數字媒體公司的難度。 2016 年,他把這本有著 100 多年歷史的雜誌賣給了 Win McCormack 。 Win McCormack 是在紐約和俄勒岡州波特蘭市工作的出版人和編輯,曾創辦文學季刊《錫房子》(Tin House)。

《新共和》百年紀念刊

據《紐約時報》報道, Win McCormack 在一項聲明中表示,他打算忠於《新共和》的傳統,令“這本雜誌在如何修訂自由主義的基本原則、迎接我們這個時代同樣苛刻的挑戰這一新的爭論中,始終作為一個重要的聲音存在”。

但做到這一點可並不容易。因為無論是自由主義,還是傳統新聞業,現在都可能遇到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

題圖來自:nationalreview

閱讀原文:http://bit.ly/2yG3xKs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