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新聞業是民主的一部分,一本關於《紐約時報》的書想談談這個

August 2, 2017 文化專題, 文學, 歷史, 生活 在〈新聞業是民主的一部分,一本關於《紐約時報》的書想談談這個〉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好奇心日報  2017年8月2日

頭版:《紐約時報》內部解密與新聞業的未來

  • 作者:[美] 大衛·福爾肯弗裡克(David Folkenflik)編
  • 出版社: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 出版時間:2017 年 7 月
  • 《紐約時報》是具有世界級影響力的權威媒體,本書講述了該報“頭版”新聞誕生背後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涉及採訪背後的運作、媒體資金的獲取管道、與其他新媒體的合作模式、新聞的成形過程等。並由此串聯起一些深刻…

“倘若《紐約時報》不是新聞業的中堅力量,這一切將僅僅淪為低迷經濟狀態下又一例令人震驚的企業界事件。新聞業發展較好的日子裡,《紐約時報》確實為美國推行民主發揮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編者簡介:

大衛·福爾肯弗裡克(David Folkenflik),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著名記者。其報導見於NPR電台《時事縱觀》(All Things Considered)、《晨間新聞》(Morning Edition)、《國事談》(Talk of the Nation)等多檔新聞節目。他憑藉出色的報導,曾四度獲得美國新聞俱樂部亞瑟·羅斯獎(Auther Rowse Award)。並擔任美國有線新聞電視網(CNN)《可靠消息來源》(Reliable Sources)、美國廣播公司(ABC)《晚間連線》(Nightline)、福克斯新聞(FOX)《奧萊利要素》(O’Reilly Factor)、MSNBC《凱斯倒計時》(Countdown with Keith Olbermann)等多檔著名節目的媒體評論員。

書籍摘錄:

如果一座城市的基本新聞來源消失了,會帶來什麼後果?(節選)

2007 年,《紐約時報》搬入曼哈頓中城西邊的一幢摩天大樓裡。大樓的玻璃表面包覆著熱敏矽酸鹽管道,該樓占地兩個街區,是大街小巷的交匯處。而這裡,便是一個多世紀前以此報命名的廣場所在地。該報原來的新聞編輯室雖然外觀優雅,頗具法式風情,卻是個浪漫外衣包裹下的擁塞空間,裡面桌面淩亂,走道狹窄,地毯污漬斑斑。

在新總部,技術與環境的改善之處俯拾皆是,比如,可以通過全自動設備調節百葉窗的角度,來遮擋從西邊照入格子間的炙人的陽光。

大堂裡,十來個小電子管屏放映著從該報檔案中挑選出的摘錄語句,由一名藝術家和一名統計學家設計而成。這些片語在螢幕上一擁而上,片刻便消失了,隨之而來是新的一批。這場展覽名為“活字印刷”,旨在向該報的傳統致敬,方式極富創意。

通風良好的新總部代表了透明與輕靈這一對理念。大樓原是——現在也是——一種宣言:《紐約時報》正在褪去守舊報業公司的外殼,宣稱自己是現代媒體舞台上一家自信甚至具有決定性意義的玩家。

然而,兩年內,新聞產業風雲變幻,經濟頹靡,《紐約時報》公司似乎並沒有鶴立雞群,而是顫顫巍巍。根據信用評級機構標準普爾的分析,該報母公司的負債狀況簡直一團糟。於是,《紐約時報》公司向墨西哥的億萬富翁兼電信巨頭卡洛斯·斯利姆·埃盧借了 2.5 億美元。該公司同時也簽署了所謂的“售後回租”協定——全新大樓以 2.25 億美元的價格售出,用以支付新房東租用費。《紐約時報》公司保留於 2019 年以 2.5 億美元的價格買回房產的權利。

倘若《紐約時報》不是新聞業的中堅力量,這一切將僅僅淪為低迷經濟狀態下又一例令人震驚的企業界事件。新聞業發展較好的日子裡,《紐約時報》確實為美國推行民主發揮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來自:亞馬遜

近些年來,該報揭露了由聯邦政府操控的一個大型搭線竊聽專案,記錄了對次貸市場的解密。儘管有些評論家批評該報未能問責當地或自由党政治家,但它在報導關於紐約最近兩位州長以及紐約最具勢力的國會議員——所有民主黨人——的緋聞事件時不屈不撓。

同時,新技術為新聞業帶來了新形式,《紐約時報》也對此表示歡迎。採用音訊、視頻與圖畫的形式後,線上報導只會更加豐富。

然而,新聞報導越來越被視為商品,成為又一條可以經過各種管道的資訊流。願意購買《紐約時報》與其他紙質報紙的人越來越少,同時事實也證明,讀者不願意為了閱讀大眾口味的線上新聞支付可觀金額。相比紙媒,商家願意支付給電子媒體的廣告費少之又少。

2011 年 3 月,《紐約時報》公司做出回應,對經常在該報網站或其他電子用戶端如iPad上閱讀文章及特寫的讀者收取費用。

《紐約時報》這樣做是在融商業經營與公眾服務為一體的特殊行業裡努力維持其領先的美國榜樣作用。雖然經濟嚴重衰退,該報記者仍時不時要冒著遭到法律懲處的危險,甚至是讓自己身處險境。《紐約時報》記者大衛·羅德曾遭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塔利班組織囚禁七個月。攝影師若昂·席爾瓦在坎達哈踩中地雷後失去了雙腿。 2011 年初,利比亞發生暴動,《紐約時報》的一些記者被利比亞當局囚禁數日,遭到毒打與侵犯。

《紐約時報》面臨的困境,也同樣困擾著國內各地服務大小團體的新聞機構。數十年來,服務於大眾福祉能得到巨大收益,如今這場聯姻正在瓦解。

大衛·福爾肯弗裡克,來自:twitter

2009 年初,我做了一場思維實驗:如果一座城市的基本新聞來源就這麼消失了,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在一個寒風刺骨的冬日早晨,深處此時金融危機的深淵中,我來到康涅狄格州的哈特福德。哈特福德意義非凡,因為這是一座位于繁榮之州的貧窮之城,它不僅是州首府所在地,全美最大企業中的三家也位於這裡。

當地主要日報《哈特福德新聞報》(Hartford Courant) 1764 年創刊時為週報,是全美持續發行的最古老的報紙。到了 2009 年,該報已遭受數輪裁員,受損嚴重,儘管並沒有立馬停刊的危險,這個想法本身已經讓員工集體感到恐懼了。

州議會大廈那裡,當地一名經驗豐富的電視記者說:“就算《哈特福德新聞報》已大不如前,也沒有其他任何管道能像它一樣提供如此多的新聞。”《哈特福德新聞報》政治新聞資深記者馬克·帕茨尼爾卡斯(Mark Pazniokas)提醒人們,失去這份報紙,將意味著這兒的人都會失去一份共同的歸屬感。“如果每個人都在從數十甚至數百個不同來源獲得新聞,人們就會缺乏一個共同的參照物——我不是在煽情——而這個參照物正是民主與群體感的重要組成部分。”

1942 年的《紐約時報》辦公室,來自:維琪百科

一批全新的國家級新聞勢力已然湧現。有一些負責特定領域:娛樂與體育節目電視網(ESPN)管體育,政治網(Politico)負責賽馬政治,福克斯新聞頻道(Fox News)與微軟全國廣播公司(MSNBC)推出由意識形態操控、稍微帶點新聞報導色彩的脫口秀,彭博社(Bloomberg)大多推送商業金融的發展狀況(其整體新聞報導水準都挺令人驚豔)。

其餘的,則是美國媒體舞台上或相對較新、或新近產生影響的成員了,如英國廣播電台(BBC),以及《經濟學人》《衛報》《赫芬頓郵報》和《週刊》。

在喜愛操控的新東家魯伯特·默多克領導下,《華爾街日報》作為全美頂級金融刊物,報導重點及故事形態有所轉變,旨在向《紐約時報》“全國領先的大眾刊物”之名發起挑戰。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雖然遭遇重重困難,但多年來,其報導領域及讀者群體在廣度及深度方面均得以發展。

然而,能與《紐約時報》的遠大志向相提並論的其他國家級刊物則不多了。國家電視網夜間新聞的觀眾已經大幅度減少,企業報導也很罕見。《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和《時代週刊》雖然都能推出發人深省的報導,卻由於財政緊縮,不得不做出艱難抉擇,縮小報導幅度。數以千萬計的美國人每月仍依賴紙質與網上的《紐約時報》閱讀優雅機智、頗有見地的文字,觀賞美麗動人或痛苦縈繞的攝影作品。

同時,《紐約時報》也不缺少批評者,有些人似乎當眾求其滅亡。該報已經判斷失誤多次,由此侵犯的讀者信條與信仰各異,膚色不同,意識形態也多種多樣。在美國領導入侵伊拉克的戰爭開始前,《紐約時報》報導稱薩達姆·侯賽因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這從根本上就是錯誤的。它還因為過於輕信謠言,在頭版大範圍報導杜克大學幾名長曲棍球隊員遭強姦指控,但後來他們被證明是無罪的。

《紐約時報》不能再妄自尊大地立於紛爭之上了,這本身就不可行。網路上的資訊流動具有即時性,又無處不在,這樣一來,讀者、博主、消息提供者、競爭對手都能向該報的報導發起挑戰,甚至予以回擊。

2009 年的《紐約時報》紐約總部,來自:維琪百科

正在該報前景看似低迷的時期,電影製片人安德魯·羅西會見了《紐約時報》媒體專欄作家兼記者大衛·卡爾。不過,那天採訪卡爾談的是網路 2.0 專案。

卡爾用他那標誌性的莊重嗓音講述了諸如“四方形”之類地理定位服務的興起,也談到了克裡斯·迪克森的“直覺”網站,他認為這樣利用口味與喜好做決策弊端重重。然而,對話總是會回到傳統媒體在這一日新月異的世界中究竟該扮演怎樣的角色。《紐約時報》幽深的編輯室橫跨三層,由紅色台階相連,就像消防車上噴塗的那種,用來做影片背景好像再理想不過了。於是,當安德魯聽卡爾說話時,他就在想,還不如拍一部關於《紐約時報》的電影呢。蓋伊·塔利斯 1969 年的暢銷書《王國與權力》記錄了該公司取得歷史性收益的時代,那時的《紐約時報》是“地球存在的必要見證”,我們設想著可否以同樣的方式記錄轉型時期的它。

“去和我的老闆們談。”卡爾告訴安德魯。(他事後承認,這是他能想到讓安德魯放棄的最禮貌的說法。)

在和《紐約時報》的編輯和記者交流、開會六個月後,專案才亮起綠燈。不過事後看來,《紐約時報》之所以願意敞開大門,可能是因為執行主編比爾·凱勒與安德魯開上述會議時說的一句話:“我以我們的記者為傲,我希望這個世界能見見他們。”

製片人團隊由大衛·卡爾帶領。他才華橫溢,不敬神明而魅力十足。拍完的影片《頭版:〈紐約時報〉生命中的一年》(Page One:A Year in the Life of The New York Times)透過卡爾口中所謂的媒體桌這一“鎖眼”——記者接到的任務是報導自身所處的景況不佳的行業,偶爾還得報導自家報社——探索了該報的生存狀況、任務及成就。

電影《頭版》海報,來自:豆瓣

電影製片人安德魯·羅西和凱特·諾瓦克獲得極大特權深入《紐約時報》內部,目睹了這份傑出的報紙與經濟大背景、自身財務問題和新聞本身的搏鬥。近期歷史中,該報從未遭受如此威脅。同時,隨著試圖與《紐約時報》的雄心抗衡的新聞群組織越來越少,該報在報導戰爭、當地腐敗、環境大災難和金融詐騙的混亂局面等問題時,地位也從未如此重要。

《頭版》一書以這部電影作為出發點,在本書的文章中,讀者會遇到的作者有卡爾,有報導 2010 年維琪解密電報事件的《紐約時報》首席記者,有《紐約時報》最早期的博主、前《紐約時報》記者,也有努力破解《紐約時報》對待維琪解密事件方式的含義的新聞學學者。本書也在考慮記者所面臨的更為普遍的問題,援引了全美該領域的重要思想家、從業人員及革新者的意見。他們來自全國各地,包括華盛頓、加利福尼亞、佛羅里達等,從太平洋西北部,綿延到大西洋。本書也反映出許多記者非常渴望抓住科技創新給予的機會,打破新聞界的陳規。

本書的各種聲音中,兩位前報業高級行政人員就誰將為新聞業埋單產生了分歧;一位電子行業的企業家認為《紐約時報》該與如《赫芬頓郵報》這樣的新聞聚合網講和;一位記者兼圖書出版商為常遭忽視的公共電台申辯;《芝加哥論壇報》和《洛杉磯時報》前總編按時間順序講述了兩報的衰退過程;一位革新者探問新聞是否太過求新;曾經的新聞記者擁護一項新運動,旨在指導學生對新聞進行批判性思辨;一位編輯主張新聞業中的合作將取代激烈競爭;美國一位重要的新聞業慈善家講述了將基金會的錢投入新聞產業後,他對其未來有了怎樣的認識。

本書將利用電影《頭版》的能量,使讀者一窺美國新聞編輯室的當下與未來。它不僅談焦慮,更富激情。正如我們的一位作者所述,這故事真是太帶勁了。

題圖來自:維琪百科

閱讀原文:http://bit.ly/2vkeVNm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