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時代週刊》全球影響力百人榜出爐,三位視覺藝術家榜上有名

May 2, 2017 文化專題, 文學, 歷史, 生活, 舞台, 藝術, 電影, 音樂 在〈《時代週刊》全球影響力百人榜出爐,三位視覺藝術家榜上有名〉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時代週刊》2016全球影響力百人榜海報

澎湃新聞  2017年5月2日

美國《時代週刊》(TIME magazine)”2016影響世界的100 人“評選於4月20日公佈,上榜名單兼顧名望與成就,尤其關注邊緣政治的辯論和持續難民危機的消解。除總統、首相,首席執行官員、商界名流,影視名人外,有三位藝術家的名字也列在其中,他們分別是美國當代藝術家辛蒂·舍曼(Cindy Sherman)、美國黑人畫家克裡·詹姆斯·馬歇爾(Kerry James Marshall)和英國建築師大衛·阿賈耶(David Adjaye)。

美國當代藝術家辛蒂·舍曼

辛蒂·舍曼:以自拍洞察性別歧視

受害者、精神研究者、好妻子。我想女性讀者會更理解這3個詞並峙的含義,或者說女性應該體會這些角色的所帶來的情緒。而在過去40年中,辛蒂·舍曼

以角色扮演式的自畫像破壞和改造自己原有的形象。出生於1954年的辛蒂·舍曼從1970至80年代期間以化身電影中的人物並給自己拍攝照片而聞名於世。她的作品有著鮮明的標識,以怪異的方式呈現奇異的角色。她的照片總是在第一眼給人留下漂亮、悲傷、瘋狂的假像,但在下一刻,我們記住了“她”拍下了這些照片。

辛蒂·舍曼作品

然而,辛蒂·舍曼最近的作品卻是顛覆性的。她不再像過去那樣扮演舊時電影中天真無邪的少女、1920年代盛裝赴宴的老婦人,或是模仿明星的一天。辛蒂·舍曼在追逐嚮往和青春後,用時間創造了一個複雜的肖像:一位60多歲女子的生活。她以特別的洞察力,表現被認為早已作古的“性別歧視”從墳墓中捲土重來。辛蒂·舍曼訓練我們觀看,而後再次檢視。只是看到的不只是她,而是每一個芸芸眾生中的女人形象。

美國黑人畫家克裡·詹姆斯·馬歇爾

克裡·詹姆斯·馬歇爾:以畫筆描繪黑人生活日常

長久以來,黑人對美國社會的貢獻被忽視、邊緣化和否認。克裡·詹姆斯·馬歇爾證實了這些描述和遺漏的藝術風格,他以畫筆描繪黑人生活的日常。並通過先後在紐約大都會美術館和芝加哥、洛杉磯巡迴的展覽“Mastry”,展示其敘事性的作品和大膽放肆的觀點,以提示在白人的生活中,有色人種不能被忽視。

克裡·詹姆斯·馬歇爾,無題(工作室),2014

展覽以80件作品(包括72幅繪畫)貫穿馬歇爾過去35年的創作生涯,馬歇爾出生於1955年,這一年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開始,他也見證了1965年,洛杉磯瓦茨區的黑人騷亂。他的藝術靈感和想像力的源泉來自於對非裔美國人經歷的記錄,他的大型史詩題材的繪畫表達一個非洲裔美國人涵蓋文藝復興到20世紀的美國抽象的藝術探索,且批判性地改寫西方繪畫最典型的形式(歷史畫面、景觀風俗畫、肖像畫)。

黑色是克裡畫中的主導色彩,並且他持久而熟練地使用和定義著黑色,並創造和吸引了無數觀眾。他迫使人們重新評估美國黑人的經歷,不僅建立了黑人的藝術環境,自己也成為了美國最有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

英國建築師大衛·阿賈耶

大衛·阿賈耶:以建築體現超越歷史的重量

大衛·阿賈耶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建築遠見者之一。他不斷紮根於當下和歷史想像的複雜背景下,以新的形式將文化反映在建築環境中。

大衛·阿賈耶,1966年出生於坦尚尼亞,1993年畢業於英國皇家藝術學院。2005年,他與奧拉維爾·埃利亞松參加威尼斯雙年展;他與克裡斯·奧菲利的何所設計被英國泰特美術館收藏。他的建築作品始終享有極高的聲譽。他對傳統視覺藝術信仰不做太多信任,而是一直探求建築的創新,用其他準則來替代並個人經驗,建立起他獨特的準則。

正因為如此,阿賈耶對每個建築師都必須考慮地重力的問題提出挑戰。這體現在他設計的坐落於華盛頓的美國國家非洲裔美國人歷史文化博物館(NMAAHC)上,這座於2016年9月24日正式對公眾開放的博物館是迄今為止美國規模最大、最全面展示非洲裔美國人生活、藝術、歷史、文化的場所。

坐落於華盛頓的美國國家非洲裔美國人歷史文化博物館

如何以設計體現超越歷史的重量?如何建立表達幾個世紀的壓迫和鬥爭的負擔,同時顯示充滿信心的非洲裔美國人的生活?成了阿賈耶在設計需要解答的問題。

阿賈耶曾表示:NMAAHC的概念當中暗示著這一辯證法。它既是一種慶祝形式,也是一種紀念形式,同時又是一間博物館。作為華盛頓廣場上最後一間博物館,要盡最大努力來證明其存在的合理性。

在阿賈耶的設計中NMAAHC擁有著獨特的外觀——位於兩層玻璃立面上的三層疊加的造型,這取自非洲西部的傳統藝術——頭頂大碗的女性像柱;銅拉絲的立面,則象徵著19世紀黑人奴隸制作鐵製品的手工藝;景觀設計與建築、周邊環境融為一體。阿賈耶覺得,博物館就像一部移動的歷史書,轉述著昔日離開故土的黑人如何利用自身的勞力以及文化,在新的土地上創造新文化的故事。

他們三個人的藝術創作之間原本沒有聯繫,但《時代週刊》的評選似乎給予了他們藝術之間的對話,在西方種族主義愈演愈烈的當下,他們以看似溫和的藝術表達,表達自己作為女性和有色人種對於當下的態度。

All The 2017 TIME 100 Honorees In One Minute | TIME

閱讀原文:http://bit.ly/2pFop26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

[:en]Menu[:zh]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