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地下鐵道》獲得普利策獎 將被拍成美劇

April 11, 2017 出版, 國際, 影視音樂, 文化生活, 最新消息 在〈《地下鐵道》獲得普利策獎 將被拍成美劇〉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澎湃新聞  作者:張喆  2017年4月11日

美國東部時間4月10日下午3:00(北京時間4月11日淩晨3:00),第101屆普利策獎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揭曉。其中,小說獎 (Fiction)由科爾森·懷特黑德Colson Whitehead的《地下鐵道》(The Underground Railroad)獲得。《地下鐵道》還曾獲得2016年度美國國家圖書獎,小說中文版剛剛由世紀文景出版。

普利策獎授獎詞為:本書巧妙地融合了現實主義與寓言性,將奴隸制的殘暴和逃亡的戲劇化結合成為一段指向當代美國的傳奇。

《地下鐵道》

3月27日,亞馬遜方面宣佈,獲得今年奧斯卡最佳影片的《月光男孩》主創團隊,將參與制作電視劇《地下鐵道》,該劇將在亞馬遜的平台上播出。

據美國媒體報導,電影《月光男孩》編劇和導演巴里·詹金斯同樣會成為《地下鐵道》的編劇和導演。“從科爾森的處女作《直覺主義者》(The Intuitionist,1999年出版)開始,他的寫作一直突破常規,《地下鐵道》也同樣如此,”詹金斯說,“他用繁複與原始的形式對我們國家的歷史進行探索,這是一種前瞻性的工作,他的故事宏大又大膽。很高興我們的合作夥伴亞馬遜,非常支持我們對於小說改編的設想。”

亞馬遜影視工作室負責喜劇、戲劇和VR的主管喬·路易斯說,“科爾森·懷特黑德的小說猶如史詩,它以小說人物驅動故事發展,而巴里的到來也為我們工作室帶來活力,我們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他將為新劇注入怎樣的魔力。”

小說家科爾森·懷特黑德

2016年11月16日,當年的美國國家圖書獎最佳小說頒給了小說家科爾森·懷特黑德的《地下鐵道》,在獲獎前小說也得到“奧普拉讀書俱樂部”的推薦,奧普拉·溫弗瑞說:“我熬夜讀這本書,心快跳到嗓子眼,幾乎不敢翻下一頁……讀它吧,給你熟悉的人也買一本,因為當你讀完讓人心跳停止的最後一頁,你一定想要與他人分享……我不得不停下來,細細體味我讀到的東西,讓憤怒和眼淚得到疏泄,而後再回到故事當中去。這才是偉大的文學作品所能實現的。它只是創造出空間,讓那些思想和感受自由發生。”

與此同時,時任美國總統的奧巴馬也把這部小說列入了自己的閱讀書單。

《地下鐵道》的中文版由世紀文景出版。《地下鐵道》的故事記錄了十五六歲的女奴柯拉通過一條實實在在的地下鐵道,從佐治亞州種植園逃跑,追尋自由的旅程。第一章從柯拉的外婆阿賈裡講起。阿賈裡幾經變賣最後在佐治亞州種植園終老,她的女兒馬貝爾扔下女兒柯拉獨自逃走,無依無靠的柯拉將自己看作被囚禁的群體裡永久的流浪者。被其他奴隸蹂躪,遭到殘酷的種植園主的虐待和性要求,不堪忍受的柯拉最終毅然和一個男奴凱撒一起,踏上與母親一樣的逃亡之路。

在通向自由的旅途中,柯拉輾轉多地,從南卡羅萊納州、北卡羅萊納州到田納西州再到印第安那州,在有敬業精神的“鐵路工作人員”的幫助下,少女柯拉經歷了一站又一站的逃亡旅途。故事進行到三分之一,冷峻執著的獵奴人還是到來了,他們將柯拉帶走,而幫助她的人下場異常悲慘。他們一路向田納西州行進,在那裡,柯拉遇到了自己的愛人,但故事並未走向完滿。

柯拉的旅程險象環生,一站又一站的逃亡驚心動魄,但她是用生命在追尋著你我都看不見的東西——“自由”。

美國歷史上,“地下鐵道”本來是一種比喻,是指美國內戰前民權活動家們為幫助南方種植園中的非裔奴隸逃往北方自由州和加拿大而設立的秘密路線網路和避難所,延伸至美國的14個州以及加拿大。

早在2000年,懷特黑德就開始書寫這個故事,經歷了16年,故事終於成形了,一個少女借助一條地下鐵道,像格列佛周遊列國一樣在美國各個州之間歷險,見識到種種不公與荒誕。

“當我允許自己將‘地下鐵道’寫成真實的鐵路,我頓時感到自己可以自由地(將歷史事件的)時間線前後挪移。” 懷特黑德說,“(發生在黑人身上的)梅毒‘壞血’實驗其實是之後很多年才發生的事情,但為何不將它往前提一些呢?為何不讓一些優生和絕育運動——這些看似善意的政府項目——發生得更早,這樣它們的真實意圖就能得到更好的暴露。將‘地下鐵道’這個隱喻進行藝術加工,使得我擁有了這樣的創作空間。”於是,借助這條不存在的鐵路,懷特黑德創造出了一段另類美國史。

Colson Whitehead: “The Underground Railroad” | Talks at Google

閱讀原文:http://bit.ly/2oZQYaW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

[:en]Menu[:zh]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