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有聲書重出江湖,全因為我們對“效率”太癡迷

April 1, 2017 中國/台灣, 出版, 國際, 文化生活, 最新消息 在〈有聲書重出江湖,全因為我們對“效率”太癡迷〉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好奇心日報  2017年4月1日

這些愛聽書的人有一些共同點:基本都在 25-34 歲,只做一件事情會覺得不安,一有閒置時間就感覺不舒服,無所事事時會焦慮。

如今你在公司的招聘要求上,總能頻繁看到例如“多條線操作”、“多工工作”等關鍵字。暢銷書或者勵志演講也永遠圍繞著如何更有效率、如何最大化利用時間等主題。

我們對效率以及“不讓自己閑下來”的癡迷程度之高以至於形成了一種新的閱讀習慣——聽書。聽書看起來是實現高效率的解決辦法之一,無論你在地鐵上,打掃衛生還是做飯,你都可以聽書。眼睛和耳朵各司其職。

有人形容,看書和聽書的區別就像是“跑馬拉松和在電視上看馬拉松的區別”。

美國有聲讀物協會調查了美國 1200 家出版社,發現 2015 與 2016 年美國有聲讀物的銷量均上漲 21%,而去年同期電子書的銷量下滑高至 19%。精裝書和簡裝書的銷量增長加起來也就 10%。

2011 年,北美的有聲讀物數量只有 7237,而 2015 年這個數字就變成了 35574。

雖然有聲讀物的總量和精裝書比起來仍然很小,但不得不承認,有聲書算是幫美國出版商挽回了近年來的一些損失。

這可能是他們不曾料到的,畢竟這種聽書形式並不新,1980 年代就出現了,但最近有聲書重新進入人們視野還是趕上了科技進步以及人們消費行為的改變。

過去聽書只能在 CD 或者磁帶上實現,操作過程麻煩,而且只要被打斷,就很難回到你落下的地方。現在這件事就變得輕而易舉。

現在下載線上的有聲書是 CD 版價錢的一半,如果你訂閱某些項目甚至會更便宜。有聲書的 CD 版銷量略有下滑,但還沒有完全被淘汰,畢竟有些車還保留著內置 CD 播放機。

“我非常看好有聲讀物,” NPD Book 市場趨勢研究總監 Kristen McClean 說,“在我們關注的 list 裡面,有聲讀物絕對是排名很靠前的。”

她接著說,“我們現在看到的不僅是有聲書更方便下載這麼簡單,我覺得是人們消費書的方式在發生改變。”

現在隨身攜帶手機或者平板是基本標配,社交媒體、音樂、遊戲或者視頻等娛樂方式就在你的手指之間,這也導致你會對持續的娛樂刺激上癮,總想拿出手機做點什麼。

有聲讀物的重出江湖又讓我們多了一個上癮的選擇,也陷得更深了。

那些愛看書的人在讀書期間有大把閱讀時間,但工作後這樣的時間變少了。現在,他們寄希望於聽書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這些愛聽書的人有一些共同點:基本都在 25-34 歲,只做一件事情會覺得不安,一有閒置時間就感覺不舒服,無所事事時會焦慮。

聽書算是對抗這種不安感的一種解藥,即使只是從衣櫃裡拿出一件衣服這一動作,耳邊有新的資訊進入也會讓他們更安心。

紐約大學電子工程系的研究生 Mustafa Kocak 在接受 QZ 採訪時說,自己在健身房跑步時必須聽有聲書,“光是待在健身房我會覺得自己在浪費時間,”她說,”如果同時聽有聲書,我就不會那麼想了。”

這位研究生 Mustafa 不是個特例,事實證明,有聲書讀者群體的收入和所受教育程度都比一般美國人要高。“我們發現用戶都受過很好的教育,收入不錯,而且頗為成功,” 亞馬遜有聲讀物的負責人 Beth Anderson 說,亞馬遜有聲讀物是全球最大的線上有聲讀物零售商,“我們很大一部分用戶都是研究生和博士生。他們都喜歡讀書。”

看到這一趨勢的出版商們都躍躍欲試,他們開始請名人給書配音,並且加大有聲書的預算。有些作者甚至開始專門為有聲讀物而寫作。2015 年,作家 Stephen King 先發佈了短篇小說《Drunken Fireworks》的有聲讀物版,4 個月後才發佈了紙質版。

今年 3 月 14 號,“小雀斑” Eddie Redmayne 為 J·K 羅琳的《神奇動物在哪裡》配音版上線,現在這本書已經進入了亞馬遜暢銷書系列。2 月 14 號,企鵝蘭登書屋出版了 George Saunders 的小說 《Lincoln in the Bardo》 的有聲讀物,請了幽默大師 David Sedaris 以及演員 Lena Dunham 等人配音,現在這本書已經賣出了電影版權,其中 2 個參演演員也是有聲書的配音者。

過去兩年,企鵝蘭登的有聲讀物部門在洛杉磯新增了 4 個工作室,紐約新增 2 個,總量達到 13 個。

年輕人將“追求效率”這事做到了極致。美國部分年輕人甚至用 3 倍加的速度聽書,一年下來“讀” 50 本書。他們似乎並不覺得這種快速聽書形式會丟失任何資訊,反而覺得這樣的高速運轉能讓他們更專注於內容,而不是發呆走神。

現在一些 app 也在配合他們的心急火燎。 例如 “smart speen” 可以減去有聲讀物中沉默和停頓的時間。亞馬遜旗下的 Whispersync 可以讓你的有聲書和電子書同步,這樣你可以在任何地點選擇你認為合適的閱讀方式,不浪費一秒鐘。Whispersync 的銷售額在 2015 年增加了 60%。

“當你的眼睛很忙的時候,有聲讀物可以讓你繼續閱讀,” 亞馬遜總裁 Jeff Bezos 在 2013 年的公司財報中說。

Audible 是最大的有聲書出版商,在 2008 年被亞馬遜收購。公司表示自己全球的消費者去年一共聽了 20 億小時的有聲書,是 2014 年的兩倍。 Audible 去年 5 月進入義大利,現在在 7 個國家都有其出版的有聲讀物。

這一火熱程度也讓 Audible 的 CEO Donald Katz 嚇了一跳,“現在確實是一個轉捩點,數百萬的人每天都聽 2 個小時的有聲閱讀。”

看起來,我們永遠不可能閑下來了,只要一閑下來就覺得愧疚。有人說有聲書可以幫我們治癒這種焦慮,但這會不會也讓我們更為焦慮?

UMass Lowell 大學教授 Elana Feldman 認為就算你什麼也不聽,這對你的大腦也是有好處的,況且“創造力通常都發生在無意識的時候”。

對了,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關於多線條操作這事本身帶給我們的益處,也該打個問號吧。

作圖:馮秀霞

題圖:unabridgedaccess

閱讀原文:http://bit.ly/2nVr59g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

[:en]Menu[:zh]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