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諾獎得主 J.M. 庫切新小說出版,像是一部哲學寓言

February 28, 2017 出版, 國際, 文化生活, 最新消息 在〈諾獎得主 J.M. 庫切新小說出版,像是一部哲學寓言〉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The Schooldays of Jesus’, by JM Coetzee

好奇心日報  2017年2月28日

喜歡的人認為其深刻和豐富,不喜歡的人則覺得哲學味太濃,根本不是小說。

上周,澳籍南非裔作家J.M.庫切在美國出版了他的新小說《耶穌的學生時代》(The Schooldays of Jesus)。這是他 2013 年出版的小說《耶穌的童年》(The Childhood of Jesus)的續作。

雖然兩本書的書名都有“耶穌”,但小說其實並不是寫耶穌。在《耶穌的童年中》, 40 多歲的男人西蒙(Simón)和孩子大衛(Davíd)在船上相遇。大衛的媽媽遺失了他,而他的身份也丟失了。西蒙帶著年僅 5 歲的男孩尋找媽媽,但他倆都被抹除了記憶和篡改了身份。最後兩人遇到了網球運動員伊妮絲(Inés),和其組建了新家庭。三人在一個新的說西班牙語的國家,開始了新的生活。而這種“新生活”,指涉了形而上學、倫理學、社會學、教育學等多個母題。這也是熱衷思辨的庫切最為擅長的部分之一。

而《耶穌的學生時代》則從他們來到小鎮 Estrella 開始敘述。西蒙和伊妮絲在農場工作,大衛則在不久後進入當地舞蹈學院。大衛後來認識了博物館保安德米特裡,這位保安瘋狂迷戀著舞蹈老師瑪德琳娜,最後將她殺害。小說結束時,大衛長到了 7 歲。庫切在這本新書中探討了“成長”等大問題。還有對於這個偶合家庭和移民家庭而言,什麼才是父母?忘記過往後,我們又應該如何選擇繼續我們的生活?等等。

來自:亞馬遜

《紐約時報》的一篇書評稱,庫切的新書其實更像是一本哲學寓言。遺忘記憶的設定十分類似于柏拉圖在《理想國》中提到的“忘川”。人們喝了這條河的水,就會遺忘所有。而小說很多橋段也非常類似于柏拉圖的對話集,充滿著哲學思辨的味道。

這一點也使庫切這本新書同時受到了讚美和批評。喜歡的人認為其深刻和豐富,不喜歡的人則覺得哲學味太濃,根本不是小說。《衛報》的一篇書評就稱,新書關心的不是人物的形象和故事的情節,而是他們所指涉的觀念。故事的場景如此單薄,像是直接來自宜家。而且小說還和庫切其他作品類似,歷史和地理背景是模糊不清的。它甚至有點像形而上學畫派喬治·德·基裡科(Giorgio de Chirico)的畫——在一個普通的場地,龐大的哲學問題投下了長長的陰影。

喬治·德·基裡科的作品(1916),來自: wordpress

不過,這確實很庫切。“J.M.庫切的小說以結構精緻、對話雋永、思辨深邃為特色……對當下西方文明中淺薄的道德感和殘酷的理性主義給予毫不留情的批判”,諾貝爾文學獎評委會在 2003 年給他的授獎詞中這樣寫道。

除此之外,《金融時報》的一篇書評還稱,小說有著對很多經典的戲仿,比如賽凡提斯、卡夫卡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等。

來自:當當

庫切生於南非開普敦,現年 77 歲。他早年在英國做程式師,後轉往美國攻讀文學,取得博士學位。 34 歲時,他才出版了他的第一部小說《幽暗之地》,但後來成績非凡。 2002 年,庫切移居澳大利亞,加入澳籍,任職于阿德萊德大學,現已退休。他著有《邁克爾·K的生活和時代》《恥》《等待野蠻人》《青春》等作品,兩次奪得布克獎,並於 2003 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

庫切是那種知識份子味道很濃的作家,作品充滿著批判力、思辨性和道德感。他的小說抨擊了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和專制暴政,讓南非政府感到異常不滿。有意思的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記者問庫切:“有評論家因為你冷峻的寫作風格和不妥協的處世方式,把你與中國的魯迅相比,你同意嗎?”庫切的回答倒是一貫的簡潔:“同意。”

題圖來自:alchetron

閱讀原文:http://bit.ly/2m5kKsQ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

[:en]Menu[:zh]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