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文化創意的“香港範兒”:再創輝煌仍需一抹情懷

July 25, 2016 文化專題, 生活, 舞台, 藝術, 電影, 音樂 在〈文化創意的“香港範兒”:再創輝煌仍需一抹情懷〉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16年7月25日

經過中西文化的百年交融和積澱,香港人對文化的理解更加深厚。他們在傳統文化的源頭活水中注入無限創意,使極具香港特色的文創產業再現芳華。

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會長林建岳表示,香港是一個充滿活力和創意的國際大都會,長期以來是亞洲的創意中心。香港製作,尤其在影視、動漫、流行歌曲、設計等領域,風靡亞洲以至全球華人社會。

管窺“港漫”

文創可以這樣玩

提起“港漫”,打響頭炮的自然是香港漫畫家馬榮成筆下的聶風和步驚雲這兩位“風雲”人物。一身銀白色戰衣和紫紅色披風瀟灑飛揚,濃密的灰色長髮向後高高梳起,外表挺拔、俊朗的“風雲”二人自上世紀末以來,陪伴香港二十餘載,可謂是本地動漫中最具標誌性的“文化符號”,承載著數代香港人的回憶。

如何將以“風雲”為代表的本地動漫玩出新意和趣味,香港人也不乏好點子。正如秋葉縣是日本漫迷的“朝拜聖地”,位於港島的灣仔區則是本地動畫、漫畫迷們的“創意天堂”。

前不久,香港動漫海濱樂園在灣仔金紫荊廣場旁開幕。30個栩栩如生的本地原創動漫角色經創意改造後,以立體雕塑形式重新亮相,體態各異、生動有趣。除了大擺“冷酷男神”造型的“風雲”,還有隨性慵懶的老夫子、肌肉型男的《古惑仔》男主角陳浩南以及上世紀60年代的“時尚波點教主”少女十三點等。

開幕當天,市民和遊客絡繹不絕。有人坐在步驚雲身旁模倣其“炫酷”坐姿,竟也惟妙惟肖;還有幾個小女生跟白熊一同玩起“跳格子”,仿佛置身漫畫,動感十足;最妙的則是與聾貓打麻將,看它手裏抓著牌臉上卻不動聲色的思索模樣,怕是摸了一手難得的好牌呢!

其中,由香港新生代漫畫家大泥創作的“白熊與男孩”人氣最旺,圓身材、大耳朵、掛著純真微笑的白熊曾登上過不少電視及平面廣告,甚至還被植入手機軟體,以獨特的萌態向全港市民播報天氣。信奉純真理想的大泥告訴記者,都市冷漠,卻仍舊可以有童話,希望他筆下的漫畫可以幫助香港人重拾對生活的希望和勇氣。

理想激發創意,更推動文化傳承。一則則小小的漫畫,卻也是香港文創產業的生力軍。

三大特色

港府扶持文創很給力

作為香港最具經濟活力的環節之一,文創產業正在成為本地未來經濟增長的泉源。據特區政府的最新統計,香港現有4萬餘家與文創產業相關的企業,從業人員達21.3萬人,對香港經濟多元化貢獻不小。2014年,文創產業的增加值約為1100億港元,對本地生產總值貢獻5%。

由於香港土地稀缺、房屋昂貴,沒有多餘的空間大規模設立文創產業區、開發園區等,因此政府在扶持文創產業方面另辟蹊徑,形成了獨具香港特色的做法和經驗。

首先,採取倡導扶持、資助項目、活化舊建築老街區等方法促進文創產業在香港“開天闢地”。

image039

例如香港的“文創地標”中環荷裏活道元創方,就蘊藏著豐富的歷史故事,其前身是香港中央書院(後改稱皇仁書院)和已婚員警宿舍,3棟樓共有300多個房間,空置多年後,特區政府決定活化原址成為香港標誌性的創意中心。變身後的元創方,雲集超過100位設計師及創意企業家,帶來不同的時裝飾物、家居用品、珠寶手錶及設計廊等。

而隔著幾條街的灣仔“動漫基地”則是香港首個以動漫為主題、結合活化歷史建築元素的文創社區。基地原址是10幢被列為香港二級歷史建築的戰前樓宇,現時作為展示、交流和連接本土與國際動漫藝術的平臺,為香港催生出了更豐碩的文化資產,進而推動創意產業。

類似的文創基地,還有九龍石硤尾的“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創意市集。石硤尾原是工廠大廈的密集區,近年來工廠北移後輝煌不再。2008年香港賽馬會牽頭將其中一棟廠房改造為創意藝術中心,給年輕藝術家、創意者提供了發揮空間。這裡陳列中西畫作、攝影、陶藝、雕塑等藝術作品,並伴有音樂表演和舞蹈,還有工藝小店、茶藝館、咖啡室等。每季舉辦的創意手作市集,往往聚集百餘位手作人展售自己的產品。

其次,特區政府讓文創產品進行最大限度的自由生產和流通,政府只提供必不可少的法治和商業環境,同時依照不同產業鏈的需要適當介入。

image041

特區政府本年度的財政預算案提出,向“創意智優計劃”額外注資4億港元,資助創意產業的初創公司和人才。政府又成立電影基金,銀行以履行合約保證的方式,發放貸款給電影製作公司。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說,近年政府支援中小型電影製作,其中不乏富有香港特色的電影,包括《歲月神偷》《狂舞派》等,既叫好又叫座。

最後,在創意人才的引進方面,香港也充分利用了自身的獨特政策優勢。在“輸入內地人才計劃”下,香港已吸納數以萬計的內地人才,包括不少明星。在港的海外人才也很多,不同國家、文化背景出身的人才匯聚於此,增加了城市的創意與活力。

再創輝煌

仍需一抹情懷

香港電影、粵語流行曲和武俠小說等曾風靡華人社會,現在優勢有逐漸流失的勢頭。例如影視,內地電視劇又多又好看,香港相對單調,很多香港影視人士也北上“揾食(打工掙錢)”。以前拍劇,先考慮港臺看什麼,先選港臺演員,再配一兩個內地演員,現在反過來了。

作為“東方好萊塢”,香港吸取了諸多好萊塢電影工業的長處,率先告別“小作坊”式的生產模式,取得產業化經驗。

清水灣邵氏影城,曾經的“電影王國”,1961年啟用時,是全球最大的私人投資影城。內中設施齊全,有一條條古裝街。風光時期,員工1500多人,還有無數特約演員,6大攝影棚齊開,臺前幕後穿梭不斷。那時候的港產片創造了神話,真正走向了世界。如今清水灣相對冷清了,香港寸土寸金,佔地不能虛置,於是影城的一部分,改為豪宅、商店,讓海內外的影迷嘆惜。

香港電影注重娛樂,但其成功並非僅靠取悅觀眾。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起,外來文化對香港社會衝擊不小,電影幫助許多無所適從的人重新整理思緒,擁有了值得固守和敬畏的事物。有專家指出,香港電影保留了英雄主義和傳統觀念,幫助一代人重拾傳統中仍有生命力的人格理想,如俠義精神、英雄主義,有的也揭示現代社會的遊戲規則,如白道黑道、商場風雲。

其實,中華意識、家國情懷,常常是香港影視最打動人心之處。即使在香港敘述上海灘的故事,也是“浪奔,浪流,萬裡滔滔江水永不休”。軟實力少不了硬支撐,未來,更多香港電影創作者要接續這些情懷,才有助於走出困境再創輝煌。

精神產品如此,那些實用性較強的創意產品則是另一番風景。香港的家居用品、禮品等充滿創意,主要是因為設計人才多,理念新,且擅長將藝術與商業結合。他們思維靈活,從小接觸高端品牌,理解消費心理,對設計的把握會更為準確。況且市場是現實的,他們必須聚精會神地做每個產品,如果一個主意不賺錢,馬上就會被無情淘汰。

當然,現時的文創產品已不能僅僅靠外形或包裝取勝,其內含的文化底蘊和地方情懷更能留得住人心。好在,香港人懂得“懷舊”,也有實力“創新”,也許這就是香港文創生生不息的主因吧。

閱讀原文:http://bit.ly/2adcSQ3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