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李安現身上影節,全網最全的3000字講座精華

June 13, 2016 文化專題, 生活, 舞台, 藝術, 電影, 音樂 在〈李安現身上影節,全網最全的3000字講座精華〉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虎嗅網  2016年6月13日

正在進行中的上海電影節上,一個論壇吸引了600多人的入場關注,該論壇的主題為《票房即將超美,成為“老大”還差幾件事》,主持人為華誼兄弟電影有限公司CEO葉甯,嘉賓為導演李安、徐崢,博納影業集團總裁于冬,Studio 8創始人、華納兄弟前總裁Jeff Robinov,騰訊公司副總裁、企鵝影業CEO孫忠懷。本文轉自文藝生活,原文標題為《被李安刷屏了?講座精華全在這裡,小編現場打字手指都快抽筋了》,虎嗅轉載。

4

葉寧:“我一直很驚歎于李安導演講故事的能力,回到故事本身,對於中國電影你有什麼建議呢?”

李安:“我也就知道怎麼講自己的故事,我不是行家不是製片人,也不是教書的,也不是故意謙虛,我平常不想故事這件事。”

“我是學戲劇出身的,在素材裡怎麼利用戲劇衝突,和我自身有關的我有感而發。就像我在《少年派》裡講的,故事是空的,但如果沒有故事作為想像結構,本身世界沒有意義。故事就是英文講的三段式起承轉合。以西方來說,轉就多轉幾下,中間引人入勝。道理可以越辯越明,也能越變越模糊。”

“我覺得故事是假像,不管什麼樣的旅程,最後你的心怎麼帶給觀眾看,這個是最重要的。我覺得故事好像工作,是一個技術。藝術藝術,畢竟還是術,人生找不到什麼答案,一定要講出所以然,在兩個小時要很精彩,需要一個故事,我個人把它當做工作來做。心裡有什麼話,想怎麼表達,想怎麼觸摸觀眾,怎麼透過故事的假像在黑屋子裡默默溝通,這個最真誠可貴。”

怎麼支招年輕電影製作人,使他們少走彎路?”

李安:“我的意見是不要讓他們長得太快,不要揠苗助長。成長是很自然的事情。在中國這是一個新興行業,這是一個黃金時代的開始。年輕人怎麼接棒,我是36歲才開張,很晚熟的人。我現在回想起來,蠻感恩我是晚熟的人,是一個幼稚期比較長的。任何東西要感人、成立,本身有自然的力量。生長本身需要孕育的,年輕人要准許自己被孕育。我鼓勵你們不要急功近切,這個花花世界很誘人,很多東西不是觸手可及。醫藥那麼發達,我們活那麼長,急什麼呢?我現在61歲,我看我爸爸61歲的時候像神一樣什麼都知道,我摸摸良心我還是小孩,他也是唬人的。我兒子要做演員,我和他說日子長的是,你先學好中文不要急。”

“現在市場好,大家爭相出風頭,做生意很容易給人家印象搶錢。對於幼苗工業會揠苗助長,可能會泡沫化、明星化,電影資源不平均,大家搶明星。過去香港、台灣都經過這個路子,大家不要重蹈覆轍。要珍惜黃金機會,要千萬把握住,不要像港台走到惡性巡迴,搶明星搶題材惡性跟風,但是觀眾品味欣賞素質、整個文化的強度、厚度(沒有提升)。”

“我們現在說超越美國票房,我們人多嘛當然可以超越。我看美國片長大,是很崇拜的,他們流行文化非常強大的,這個力道是什麼我們要琢磨出來。我們都是成年人,但要假裝是年輕人,給自己鼓勵。好萊塢作業方式確實有值得學習的地方,雖然有時候覺得他們僵化,像滿清末年的政府,我做國片要扒三層皮,什麼都要下去做。但做好萊塢片子,任何細節都在學習,哪怕混音的人都有很多故事在後面。電影本身很扎實的。我拜託大家好好把握黃金時代,年輕人不要浮躁,學好基本功,也不要看不起技術,技術為人服務。電影是一個整體、自然、健康、多樣性的發展。電影起伏,能延續,不要一下子泡沫化。編劇,故事處理、對表演,每一個細節都要浸淫在裡面,當然裡面有政策,這些我不講了……”

“現在有個‘超英趕美’的目標在前面,沒有了上海菜的細火慢燉,就變成速食面。往長遠想,中國文化比美國文化悠久很多,東方民族有自己的情懷和表達方式,但還沒有變成世界語言。不要用掠奪市場去思考,而是去想可以提供給世界什麼。

“這個世界不是去做一個英雄,世界就變成迪士尼樂園了。我們要找到門路,你內中需要充實了,大家能瞭解共通的語言了,這時候你走出全世界是很自然的事情。晚熟沒什麼不好,不要太急。”

“其實我講的是一個慢速成長,感覺像在唱反調。每個人成長是自然的,你突然有一個超英趕美的目標在前面,好像速食面。說不好聽點,就是回收,看到現成的東西用中國講故事講出來。”

“你是新興你必須學習,你需要改善,至少得做的一樣強。現在正在熱頭上當然是好事,但更重要的是,美國人老是領導話語權,一套話反反復複講也很煩。看美國編劇書,來來回回也是一套,短期內會成長,但長期來看,中國文化悠久很多。術業、手法先趕上去這是基本功,但最重要,我覺得中國文化不管兩岸三地都有斷層現象,到了我這一代有責任連接起來。”

“我們東方文化的邏輯還沒有變成普世世界語言,只有建立起來,不要用掠奪市場的觀念去做,而是給世界提供什麼。人家買票進來不是看你表演,是看自己腦子裡的世界。我經常和明星這樣講,如果他不太大牌,我就會這麼講。他只是借你的臉想他要想的東西,不要把你想的那麼重要。你做你該做的反應,觀眾自己會想像。你越少,給觀眾想像空間越多,你是為人民服務,不要覺得大家都崇拜我。做到這一點,我覺得電影活路很多。這和天人合一思想符合,本來就不是強調人定勝天的思想。”

“我今年61歲,但摸摸良心,我還是一個小孩兒。我爸爸61歲的時候,好像什麼都知道,但是好像他其實是唬人的。”

中國電影要避免的陷阱:搶錢、跟風。

李安:“中國電影第一個要規避的陷阱就是‘搶錢陷阱’,這就導致很多人不斷製造重複的東西,他回憶道:觀眾會審美疲勞的,我拍《臥虎藏龍》時,動作指導袁和平每天晚上吃兩片安眠藥的,他每天想著創新。一個人就兩條胳膊兩條腿,能打出什麼不同?但他一直很堅持。如果觀眾看膩了會疲乏,他乾脆就可以不去看電影了。所以特殊性很重要。”

“市場好,我不是負面的說銅臭味,但的確很容易變成負面的、疲乏的狀態。如果他連電影都不想看了,我們就自食其果。”

“搶明星,搶到了市場定了,你心裡安定了,交貨就行不管好壞了。這也是一個陷阱,下面工資分配不均,你沒有足夠的錢把片子製作好,其實台灣最早發生這個情形,後來台灣世道下去了,把香港也攪亂了。香港業界拉緊手要自救,不要被台灣人搞下去結果……他們現在都來這邊了,自救啊,不要被我們搞壞了。此風不可長。”

“把電影炒熱是好事,但我們心裡要有數,最後觀眾看的是打動他們的品質。人不是看MTV,他看兩個鐘頭看的是自己。一定要有和情感、思緒、情懷有關係的東西。有炫耀的科技沒關係,只要講到人心坎裡就會得到回應。”

如今網劇的明星陣容很強,那麼這是暫時不得不做的策略嗎?如何去跨越陷阱?

李安:“我也為大牌明星說句公道話,真的有上相這回事。老天真不公平,有些人你看到他在影像上你就開始想像,有些人你演死也沒用。所謂主持也靠賞飯吃。我看了很多努力上進拍出來沒人看。電影也是凝聚人氣的事情,不要為了就業者來講而忽略應該做的努力,很多時候大家需要他們,水漲船高把創作本性誤導了。我剛才是這個意思。我自己也用大牌明星。”

“我知道大多數大牌演員也想演好戲。他一年可以拍好幾部,所以可以分開拍自己的事業規劃,有時候賺錢賺人氣,有時候做藝術經營,這很普遍,也不用擔心。大多數電影明星想演好戲,他們會降價演出。”

 4-1

自由提問環節

1、這是上海電影節最火的一場論壇,大家都想來聽聽李安怎麼說。我把問題拋回給你,為什麼大家都喜歡聽到你的答案?

李安:“我不是大家肚子裡的蛔蟲,我不曉得,我也是蠻通俗的人。我不曉得為什麼,我儘量做我想做的事情。唯一準則是做我心裡最重要的事情。有時候我懂別人不懂,這樣不行。如果想像別人愛聽什麼你常常會猜錯。如果自己誠懇,大家不欣賞你也很踏實。我命挺好的,我可以做我最想做的事情。有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大家就嘲他。”

“當然我也有一點天分。我過去比較害羞,現在年紀也不小了,我也不害羞了。你需要長期與觀眾實驗找到共鳴,不然也沒什麼意義。我的天性敏感、溫柔,我的片子裡如果講句粗話大家就要皺眉頭。所以這一點要有自知之明。”

2、女觀眾:說到中西方拍片有什麼不同,你曾經說過,在中國拍片就像做皇帝,在西方拍片就像做總統,拍《色戒》像剝了三層皮。那你覺得在中國拍戲最難的是什麼?

李安:“過去我覺得是機制不成熟,現在不會這樣了。我拍《色戒》離《臥虎藏龍》7年,已經很不一樣,現在我相信跟美國不會差多少。”

“我說扒幾層皮,是因為在這邊做皇帝以權力感來講是好的,但是對於創作人來說是很吃力的。”

3、對於無法兼顧技術與藝術的創作者,你怎麼看?

李安:“也沒有好的建議,自求多福吧。我能兼顧是因為和個人機遇、興趣有關。我倒現在不會用電腦,但我用的是最先進的電影的事情。我對影像東西有好奇心,我耳聰目明。”

4、在電影裡怎麼處理東西方文化的碰撞和衝突?

李安:“我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東方文化中成長出來的人,到了美國我發現我的天分在西方的戲劇衝突性上,所以東西方衝擊在我身上發生。我不會為了中西方交流而拍片,我本來就信手拈來。”

“票房的好壞人算不如天算,再精明的人也算不到。(然後轉頭對徐崢說:)這話是對你說的 。”

“我是一個老實人,捫心自問,個人點滴在心頭,我誠懇,將心比心。我會成為我的電影。電影就是我的生活,與我共呼吸。”

李安總結:

“很不好意思我就這樣講了,因為我覺得大家聽得好像非常殷切。中國市場在上升,錢很多在這邊,最重要大家有電影夢。我跑世界很多地方,大家講電影看電影沒有中國這裡求知欲這麼強。這是非常可貴的。中國雖然是一個古老的國家,也是一個新的國家,有很多朝氣,而且這個人群很廣大,我還是非常看好,我希望大家共同努力把根紮好。中國故事非常動人有很多可以貢獻給世界。大家加油!

閱讀原文: http://bit.ly/1UvbfJN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