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反叛與激情 搖滾樂締造出無與倫比的青年文化

April 6, 2016 文化專題, 音樂 在〈反叛與激情 搖滾樂締造出無與倫比的青年文化〉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中國甘肅網  2016年4月6日

搖滾樂從誕生之初就帶著叛逆的胎記,是青年亞文化的主要武器,從未放棄對保守的社會體制提出尖銳的質問。

60年代的鮑伯·狄倫;70年代的”性手槍”、衝撞樂團;80年代的許許多多重金屬樂團;再到90年代的”涅槃”(Nirvana)、”珍珠果醬”(Pearl Jam)和”電臺司令”(Radio head),這些樂團從只有理想的搖滾青年到擁有巨大名聲和財富的明星都經歷過徹底的混亂、自我懷疑,然後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尋找出路,最後在搖滾史留下他們掙扎的痕跡,或者血跡。

60年代的民歌運動是搖滾樂與政治關係的原型;70年代的華麗搖滾、朋克搖滾將音樂、青年亞文化和社會顛覆性緊密聯繫在一起;80年代的“紅楔”、“四海一家”等運動為音樂與政治的結合提供了各種可能的樣板;90年代至今,面對全球化、環境污染、種族主義、霸權主義等更加複雜的社會議題,搖滾樂在豐富自身形態的同時,也呈現出越來越多樣的反抗姿態。

約翰·列儂、鮑伯·狄倫、大衛·鮑伊、瓊·貝茲、衝撞樂團、U2、電臺司令……當我們被這些偉大的搖滾樂手感染時,可曾留意到他們面對社會總總不公時的呐喊?搖滾樂又是否可以掀起革命呢?

上世紀60年代的許多人如此真誠地相信著。他們相信社會革命必須要有文化革命,而搖滾樂就是文化革命的前鋒。英國的左派們在雜誌上認真討論披頭士和滾石樂團(RollingStones)的影響力;美國的新左派們則試圖在1968年結合搖滾與抗議運動。

1968年民主黨在芝加哥的黨代表大會前夕,市政府禁止電臺播放滾石樂團(Rolling Stones)正紅的歌曲《Street Fighting Man》,因為市政府擔心這首歌會鼓動年輕人的騷亂。這位市長正確體認到歌曲的強大煽惑力,但他沒有預見到的是,即使這首歌被禁播,當年的這場大會仍然發生嚴重暴動,因為社會不滿早已遍地烽火,而且,許多其他的憤怒歌聲仍在現場被演唱,例如底特律的政治車庫樂隊MC5的《Kick Out the James》。結果誰也沒料到的,MC5用他們宛如機關槍的吉他噪音,在芝加哥掀起了巨大暴動。

60年代這樣一個反叛與激情的劇烈年代

可以說,一切搖滾樂的華麗與蒼涼似乎都從這裡開始。50年代剛誕生的搖滾樂在這個年代開始綻放全部的光和熱,各種後來的流行音樂類型從這時萌芽,而無數的搖滾英雄和永恆神話都鐫刻在這裡。歡迎來到60年代。

這是一段幾乎讓人不敢相信的真實歷史,也像是一出精心寫就的影片:披頭士創造出無人再能超越的披頭狂熱,鮑伯·狄倫(Bob Dylan)在二十多歲就以清秀憂鬱的臉孔以及睿智的詩歌成為時代代言人,伍德斯托克(Woodstock)三天三夜充滿愛(與做愛)與和平,種種傳奇或瘋狂的情節竟然都在同一個時代出現,不但高潮迭起,連結局也是劇力萬鈞——是何等巧合,可以讓三個搖滾英雄都用生命來為60年代寫下血紅的句點,並同樣在27歲時過世!

當時剛誕生不久的搖滾樂可以說是歷史上第一種針對年輕人生命處境而創造的音樂,試圖表達或挑逗他們的欲望和不滿。也是從搖滾樂的誕生開始,年輕人市場開始被重視,青年文化成為重要的行銷概念。這個商業化的過程吊詭地使得青年一代開始浮現特定的時代意識,意即”我們不同于成人世界”的價值觀,而進一步醞釀了60年代的青年文化運動。當狄倫激憤地唱出”這是什麼感覺/這是什麼感覺/獨自一人無依無靠找不到回家的方向/完全沒有人知道/你就像一顆滾動不止的石頭”時,一整個時代青年的彷徨與無奈都傾泄而出。而來自英國的滾石樂團(Rolling Stone)和誰人樂團(The Who),則分別以《I can’t Get No Satisfaction》和《My Generation》,來釋放英美兩地青年的不滿與壓抑。搖滾樂促成了人類史上第一場青年文化革命。

image052

image053

image055

  華麗搖滾因此是一場藝術運動,它還造就了坎普式反諷中重複出現的性別模糊、雌雄同體主題,也影響了包括Andy Warhol、Jack Smith、Peter Hujar、David Hockney、Richard Hamilton、Sigmar Polke、Cindy Sherman在內的幾代藝術家。

70年代是華麗搖滾的”華麗”時期

70年代是屬於華麗搖滾的。歷經三十多年,它的意義早已超越了音樂的範疇,深深影響了大西洋彼岸的美國流行文化:同性戀政治掀起的社會浪潮,新浪漫主義的復興,華麗美學語境下的妝容、服飾,明星效應和人物角色的類型化,以及充斥著毒品和享樂主義的俱樂部及小劇場……

華麗搖滾因此是一場藝術運動,它還造就了坎普式反諷中重複出現的性別模糊、雌雄同體主題,也影響了包括Andy Warhol、Jack Smith、Peter Hujar、David Hockney、Richard Hamilton、Sigmar Polke、Cindy Sherman在內的幾代藝術家。

閱讀原文: http://bit.ly/1oDCQ2v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