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法國古典音樂榮光消減

January 15, 2016 文化專題, 歷史, 音樂 在〈法國古典音樂榮光消減〉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法國作曲家皮埃爾·布列茲(Pierre Boulez)

 

金融時報中文網 2016年1月15日

記得有人說過,沒有皮埃爾·布列茲(Pierre Boulez),現當代西方古典音樂便會黯然失色。然而一個壞消息終於還是傳來了,當地時間2016年1月5日,本世紀最偉大的法國作曲家兼指揮家皮埃爾·布列茲在自己位於德國巴登巴登的家中溘然長逝,享年90歲高齡。消息傳出後,業界一片譁然。柏林愛樂樂團音樂總監兼首席指揮西蒙·拉特爾爵士發文說:“布列茲改變了音樂,改變了我們的思考方式,改變了整個音樂界的生態環境。”

與布列茲情同手足的德國猶太裔指揮家丹尼爾·巴倫博依姆則說:“布列茲徹底改變了音樂本身,以及它的社會接受度;他知道他是激進的,因為這是音樂和社會發展的必然要求;他從來不教條主義,但總保留著進一步發展自己的能力;他的發展基於對過去的深入瞭解和尊重;一個屬於未來的人必須知道過去,於我而言,布列茲永遠是未來人的典範。”

而就在布列茲逝世當天,現任法國總統奧朗德發表聲明稱讚他“讓法國音樂在全世界閃亮,作為作曲家、指揮家總是意圖反映時代”。

布列茲生前曾自詡為繼承了西方古典音樂最主流的貝多芬、瓦格納一派,並接過“第二維也納樂派”的勳伯格、韋伯恩的衣缽,他認為只有他自己與施托克豪森銜接的才是西方古典音樂這近200年藝術變遷當中的主流。

無獨有偶的是,就在布列茲逝世前半個月,曾任法國國家管弦樂團(Orchestra National de France)音樂總監的德國指揮家庫特·馬祖爾(Kurt Masur)也同樣靜靜地辭世。2012年,伴隨著一系列音樂會的陸續取消,馬祖爾在他的個人網站上對外宣稱自己開始罹患帕金森綜合症。馬祖爾最後是美國時間2015年12月19日一早,在他自己位於康涅狄格州格林尼治的個人寓所里逝世,享年88周歲。

另據法國媒體報導,2012年4月26日晚,德國指揮家庫特·馬祖爾在香榭麗舍劇院指揮法國國家管弦樂團演奏柴可夫斯基《第六交響曲“悲愴”》第三樂章時,不慎摔倒跌下了指揮台。

在馬祖爾從指揮臺上摔倒的第二天,時任法國總統尼古拉斯·薩科齊發表了一份聲明,並向馬祖爾傳達了自己對他的衷心祝願,聲明中稱德國出生的馬祖爾是一個“傳奇音樂家”。薩科齊還回顧了馬祖爾作為一名人道主義者所立下的政治功勳,稱他在當年兩大陣營相互對峙的“鐵幕時代”里,為重新調和前東德和西德兩國之間的關係,扮演了極具“歷史意義的角色”。

前後兩位元對當今法國古典音樂有過不可磨滅的影響,做出標榜史冊之功績的偉大音樂家的相繼故去,預示著法蘭西古典音樂的榮光消減。

科隆愛樂樂團(Gurzenich Orchestra)現任音樂總監,法國指揮家羅什(Roth)在接受柏林愛樂樂團“數位音樂廳”(Digital Concert Hall)的客座指揮專訪時曾提到:“音樂藝術永遠都不可能成為法蘭西文化當中的主流,因為法國還有著異常燦爛輝煌的文學藝術和繪畫藝術,甚至於還包括法國偉大的哲學傳統。但古典音樂之於法國,就好比香水(Perfume)之於法國人,作為一份日常生活的點綴,它同樣也是不可或缺的,並有著錦上添花的功能與作用。”

從德彪西、拉威爾到梅西安、布列茲,這幾位作曲家是真正奠定法國音樂世界藝術地位的絕對權威;從明希、克路易坦到馬蒂農、馬祖爾,這幾位指揮家則是真正推動法國樂團加快邁向國際化的突出代表。這些人的謝幕徹底終結了法國古典音樂的黃金時代。

閱讀原文:http://bit.ly/1SqL0YJ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