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再見,David Bowie

January 12, 2016 文化專題, 舞台, 藝術, 音樂 在〈再見,David Bowie〉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好奇心日報 2016年1月12日

他的華麗搖滾,雌雄莫辨的形象,對於音樂更多元的嘗試,以及充滿魅力的人格,值得我們永遠銘記。

大衛·寶兒去世了。

這位來自於英國的著名音樂人、演員、畫家在和癌症搏鬥了 18 個月之後去世。在他黑白灰三色的官網上,這條消息靜靜地懸掛著,與他本人留在這個世界上華美、豔麗的形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1970 年,大衛·寶兒發行了他的第三張專輯《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在專輯封面上,他留著長長的鬈髮,穿黑色長靴和絲緞長裙,胸口低開,只用兩枚褡扣系住,看上去嫵媚而又性感。

這個造型的靈感來自于他的妻子安吉拉·巴納特。雖說是他妻子的主意,但是這似乎點燃了大衛·寶兒內心中的熱情。從那時開始,嫵媚性感、雌雄莫辨就成了大衛·寶兒最獨特的標誌。

你大概可以想像在那個年代,這樣的造型會引起多大的爭議。在為這張專輯做宣傳時,大衛·寶兒多次穿著這條裙子出席各種媒體場合,結果有無數人因此而批評寶兒,他們挖苦他、嘲笑他、甚至是威脅著要殺死他。

對於嘲笑的聲音,大衛·寶兒表現得十分冷漠。“在德克薩斯,一個傢夥拔出槍並叫我娘炮,但我認為那條裙子看上去好美。”

1972 年,大衛·寶兒發佈了他新專輯《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並且開始為這張專輯舉辦巡演。

巡演的第一站選在在距離倫敦市中心大約 11 英里的 Tolworth 的一家酒吧裡。出現在臺上的大衛·寶兒看上去像是換了一個人。他染著紅色的頭髮,穿著一套黑白灰色的幾何圖案的套裝,燈光打在他白皙的脖頸之上,顯得分外妖嬈。

這個形象就是後來大名鼎鼎的 Z 字星辰 (Ziggy Stardust) 。你可以把 Z 字星辰看做是大衛·寶兒創造出來的一個形象,也可以把他看做是大衛·寶兒的一個人格。

Z 字星辰火了。儘管和傳統的審美格格不入,但是人們還是對他趨之若鶩。英國作家傑克·阿諾特這樣評價大衛·寶兒:“你知道,整個 20 世紀 70 年代都很沉悶,只有大衛·寶兒表現搶眼,我認為其中蘊涵著一種感受:如何做你自己?這就是我接納他的原因。”

演員安·馬格努森的評價則是:“他就是那個把我們這些美國鄉下孩子領到迪士尼樂園的花衣魔笛手,並將迪士尼重新構思成性欲過盛、令人炫目而又很現代的天穹樂國。”

總之,在那個年代,大衛·寶兒所代表的就是一種自我、自由的精神。這大概是每一個年輕人在成長過程中或多或少都會有的追求。

就這樣,大衛·寶兒一舉成名。為專輯做舉辦的巡演從英國開到美國,甚至還去了日本。兩年的時間內,連續演出了超過 150 場。

同時,大衛·寶兒也開創了搖滾樂當中的一個新流派。華麗搖滾 (Glam Rock) ,或者稱為閃爍搖滾 (Glitter Rock) ,他們的主唱和樂手都擁有模糊性別界限的裝扮,音樂也呈現出華麗而戲劇化的風格。這種風格也影響了許多其他的樂隊,比如山羊皮 (Suede) 、皇后樂隊 (Queen) 、以及槍炮與玫瑰 (Guns N’ Roses) 等等。

大衛·寶兒的影響力並不僅僅局限在音樂領域。當你看見他那些性別模糊、但又華美豔麗的服裝師時應該就能想到,那些時尚設計師們必然會為之瘋狂。

Ian Buruma,美國巴德學院的教授,在一篇名為《大衛·鮑伊的發明》文章中曾經引述過這樣一個故事。大衛·鮑伊說:“我的褲子改變了世界。”一位帶著墨鏡的時尚人士說:“我覺得,你的鞋更能改變世界。”大衛·寶兒說:“確實是。”然後他哈哈大笑。

如果翻看一下這兩年的時裝,你會發現大衛·寶兒無所不在。Jean Paul Gaultier 的 2013 春夏系列中有這樣一個造型,橙色打底的連體衣上修滿了彩色的星星,袖子則只有左半邊,褲腿只有右半邊,還做成了漁網的形狀,再加上標誌性的藍色眼影和紅色短髮。這分明就是一個翻版的 Z 字星辰的造型。

又比如 2010 年 Givenchy 的春夏女裝系列中,有一件幾何紋樣的黑白條紋寬肩外套。這也讓人聯想起 1973 年初春,大衛·寶兒的那件經典黑白條紋西裝。

“寶兒改變了人們 1970 年代,1980 年代,甚至是 1990 年代的著裝風格。他為流行定調。亞歷山大·麥昆、山本寬齋、德賴斯·範諾頓、讓·保羅·高提耶等人都受到過他的啟發。”  Ian Buruma 這樣寫道。也許,在他的這段話中,我們可以再加上一句,直到今天大衛·鮑伊的著裝依舊影響著我們的流行。

Z 字星辰,雌雄莫辨,華麗搖滾。這些是大衛·寶兒賴以成名的東西,但他並沒有停留於此。“在許多方面,寶兒就代表著時尚的本質:總是有別於當下,永遠進化著。”這是《時代》雜誌給予大衛·鮑伊的評語。

1974 年,大衛·寶兒推出了自己的第八張專輯《Diamonds Dogs》。在這張專輯中,大衛·寶兒嘗試了一部分靈魂和放克的曲風。1983 年的專輯《Let’s Dance》和 1984 年的專輯《Tonight》又帶有強烈的流行和舞曲風格。大衛·寶兒的傳記作者 David Buckley 這樣寫道:“(他們)充分吸收並且啟動了流行世界中的原型。”

回溯大衛·寶兒40 年來的音樂風格,可以看到他的音樂橫跨華麗搖滾、藝術搖滾、靈魂。放克、朋克、硬式搖滾、舞曲、朋克、電子樂等等,幾乎無所不包。

大衛·寶兒的時尚也和他的音樂一樣不斷的進化。1973 年,寶兒在一次演唱會上宣佈,Z 字星辰死了。一年多以後的《Young Americans》專輯裡,大衛·鮑伊以“ 瘦白公爵” (White Thin Duke) 的形象出現。他梳著一頭妥帖金髮,穿著白襯衫和西裝,打著鬆鬆垮垮的領帶。

2013 年,在倫敦的 Victoria and Albert 博物館中舉辦了一場名為《David Bowie Is》的展覽。在那裡你可以看到各個時期大衛·寶兒的服裝。

1980 年娜塔莎·科妮洛弗為大衛·鮑伊設計了一套超現實主義漁網連體衣。1997 年亞歷山大·麥昆則設計了異常“哀傷”的米字旗禮服呢大衣。還有水手服,“東京波普”風格黑膠連體衣,鬥牛士披風,土耳其玉色靴等等。展品琳琅滿目,很難讓人覺得這是同一個人的服裝。

如果你現在還想欣賞大衛·寶兒的“時尚”,那麼他出演的那些電影可能是最好的選擇。

他最著名的電影是 1976 年的《天降財神》。在那裡,大衛·寶兒飾演了一個降落到美國領土的外星人,起先很富有,後來被美國政府軟禁在一套豪華公寓中,淪落為迷戀電視、顧影自憐的酒鬼。在電影中,大衛·寶兒的亮點並不是他的表演。謝天謝地,這說明在那部電影中的大衛·寶兒是他本真的自我,在那裡,他的的形象、肢體語言、以及拿腔作勢的天分可以被看做是大衛·寶兒本人的翻版。

在 1983 年的電影《聖誕快樂,勞倫斯先生》中,大衛·鮑伊出演了一名在戰爭中被日軍俘虜的英國軍官。在這部以同性戀為主題的影片中,大衛·鮑伊和出演日本軍官的阪本龍一擁有了一場不合時宜但最終以悲劇告終的感情。

在所有和大衛·寶兒有關的影片的當中,《天鵝絨金礦》是不能不提的一部影片。這部影片號稱是大衛·寶兒的傳記電影,但是大衛·寶兒本人並沒有授權,在看到電影之後也十分生氣。從這部影片當中,你大概可以看出大衛·寶兒身上的矛盾——他眼中的自己和外人眼中的大衛·寶兒是完全不同的兩個形象。

也許大衛·寶兒身上最矛盾的還是他的性取向的問題。在 1972 年的一次採訪中,大衛·寶兒宣稱自己是同性戀。然而 4 年之後,他又公開表示自己是一名雙性戀。但到了 1983 年,大衛·寶兒再度澄清說:“宣佈自己是雙性戀是我犯過的最大的錯誤。我一直都是一名深櫃異性戀。”

這種搖擺不定的說法讓人困惑,但是也許我們並不應該指責大衛·寶兒。因為對於他這樣在“不斷進化”的人來說,他也在不斷的探究自己的內心,從而理解自身。用 David Buckley 的話來說,“也許正確的說法是,大衛·鮑伊從來不是同性戀,也並不一直是活躍的異性戀……他只是在實驗,或者是出於純粹的好奇心,或者是出於對於叛逆的尊重。”

即便如此,為 LGBT 爭取權利的人們仍然應該感激大衛·寶兒。作為公眾人物的他大膽地“坦白”自己的性取向,也在潛移默化之中推動著性取向和性別身份認同的平等。

事實上,也許從大衛·鮑伊在為第三張專輯拍攝封面照,並且穿上絲緞長裙的那一刻起,他人格中所蘊藏的矛盾就再也無法掩飾了。

但恰恰是這種矛盾才造就了大衛·鮑伊的音樂,他雌雄同體的形象,他的電影,以及他充滿魅力的豐富人格,也因此被人們所銘記。

R.I.P. 大衛·寶兒。

閱讀原文:http://bit.ly/1IZFeKP

相關新聞:

向一代大師David Bowie致敬

一代搖滾傳奇大衛·鮑伊去世,享年69歲

偉大的偶像David Bowie 十多年前就預言了 Apple Music

時尚傳奇David Bowie逝世,他給我們留下了什麼?

“仰望吧 我已身處天堂”:DAVID BOWIE 用《BLACKSTAR》向我們告別

David Bowie`s Official Website: http://davidbowie.com/blackstar/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