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仰望吧 我已身處天堂”:DAVID BOWIE 用《BLACKSTAR》向我們告別

January 12, 2016 文化專題, 舞台, 藝術, 音樂 在〈“仰望吧 我已身處天堂”:DAVID BOWIE 用《BLACKSTAR》向我們告別〉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VICE中國 2016年1月12日

一周前,我還打算為 David Bowie 那張卓爾不凡的新專輯《Blackstar》寫碟評,如果你還沒聽過的話,現在趕緊去找來聽聽。自從 Bowie 上一張專輯《The Next Day》發行以來,關於死亡和復活的各種 傳聞不絕於耳,這回首發的單曲“Lazarus”也圍繞著這些話題。Lazarus是《約翰福音》中的人物,未得救助病危而亡,但耶穌使他奇跡般地復活。Bowie 又一次成功戲弄了凡人。我半夜醒來,聽到 Bowie 逝世的消息,悲痛萬分,但也隱約知道《Blackstar》並不如我想像中那般簡單,更像是一則生命宣言。

 

“他的死,就如他的一生,是一件藝術品,”Bowie 的長期夥伴、製作人 Tony Visconti 在 Facebook 上說,“他把《Blackstar》當做臨別禮物饋贈予我們。”昨晚睡前,從這位傳奇人物所發行過浩瀚如煙的作品中,我和朋友挑選了一些摯愛來欣賞。最後,我決定再把新專輯《Blackstar》放進唱機,再聽上一遍。我為其中坦蕩誠實的內涵而震撼。從聲音和視覺設計上來說,《Blackstar》都是一場關於死亡的表演,一位天才藝人在眾目睽睽之下走過生命最後一站——所有人的命運最終都在這一點相交。這個過程,他走得勇敢而驕傲,同時也令人慰藉:當他的故事也能這樣平靜地落幕,那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應該從中汲取力量來面對死亡。

走入《Blackstar》的世界,最佳出發點是兩部看似平庸的 MV“Blackstar”和“Lazarus”。在“Blackstar”裡,一個女人在某顆星球上找到了一具宇航員的屍骨(這是否暗示著 Starman?),取走了鑲著珠寶的顱骨——這顆頭顱似乎向當地的居民們下了什麼降頭,持有骷髏的人,會不由自主地向變成黑色的太陽走去。“他逝去的那天,有怪事發生,”Bowie 在歌中這樣唱道,“靈魂出竅然後升天 / 有人取代他的位置,而後勇敢地落淚”。Donny McCaslin,演奏了這首歌薩克斯風部分的樂手,說他被告知這首歌是有關 ISIS 的,但我們很難不把它看成是 Bowie 在向他的後繼者發出挑戰:在他走後,後人要繼續他的抗爭。

“Lazarus”MV 則去掉了這樣的星際背景,幾乎只把鏡頭對準 Bowie,他看上去像在醫院的病床上扭動著,起身跳舞的樣子也像是漂在半空。“仰望吧,我已身處天堂,”這首歌這樣開場,而後的歌詞是這樣的:“除此之外別無他法,你知道我會獲得自由 / 啊,那只青鳥,不正像我一樣嗎?”此曲是電視劇《嗜血法醫》主演 Michael C. Hall 的新型音樂劇主題曲,他在劇中扮演一個老版的、悲傷的 Thomas Jerome Newton——這正是 Bowie 在1976年的 cult 經典電影《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中塑造的經典外星人形象。也許聖經新約全書中 Lazarus 的神話故事還在解脫為死亡所禁錮的肉靈之軀,而 Bowie 無論是在舞臺形象還是在歌曲中,都能將精神釋放出這具無法永生的枷鎖之外。

這麼說或許顯得冷酷無情,但《Blackstar》的魔力,還在於它能在關於死亡的沉重靈感之中,平衡輕浮的戲謔與文學典故中的隱喻暗示。“Tis a Pity She Was a Whore”和“Sue (Or in a Season of Crime)”二者均在17世紀文藝復興劇作《 Tis a Pity She’s a Whore》上發揮想像,而“Girl Loves Me”則是一首 hip-hop 騎士聖歌,很大程度上受到了 Anthony Burgess 的《發條橙》啟發。裡面的歌詞有一句是這樣的:“我坐在栗子樹下 / 有誰可以玩弄我?”其中的“栗子樹”典故出自喬治·奧威爾的《1984》,“栗子樹咖啡館(Chestnut Tree Cafe)”是一個反動分子的秘密基地,主人公 Winston Smith 就在這裡平靜地被子彈射穿頭顱,為小說畫上了句號。(Bowie 也曾在多倫多美術館2013年舉辦的 David Bowie 展覽中, 提到過這部經典小說是他最愛的百本著作之一。)這種驚人的平和姿態,正是《Blackstar》心之律動;正如 Bowie 在“Lazarus”中所唱的那樣:“我已所剩無幾,不懼所失 / ”他穿過死亡之門,正如他曾經大膽地衝破社會禁忌和性別界限。

在《Blackstar》的倒數兩首歌中,Bowie 試圖把這種面對死亡的淡然心態傳遞給聽者,我們也能直接無誤地將其視作藝術家對樂迷的告別。“Dollar Days”和“I Can’t Give Everything Away”都表達了他堅持抗爭卻承認自己無法繼續的希望與事實:“沒有人能永垂不朽 / 對於我來說也不例外 / 我亦無法期待更多。”瘦白公爵(Thin White Duke,即 Bowie 在上世紀塑造的經典舞臺人格形象之一) 的絕唱,以激烈的吉他段落告終,則是在向 Robert Fripp 在經典曲目“Heroes”中的神來之筆致敬:這位英雄所留給我們的最大啟示,就是每個人都有能力成為自己心目中的救世英雄。

David Bowie 在這一輪攻勢中再次脫胎換骨,不只是歌聲或是服飾上的蛻變,他將肉身留在世間,所傳達的思想卻縈繞不去——你可以成為你心之所向的一切,即便在開始之時,整個世界都不理解你,只要你的聲音夠響,奪取了人們的注意,全世界都得向你投來敬佩的目光。《Blackstar》先人一步表達了這一訊息:如果你活得精彩愛得深切,就算是死亡,也無法阻止你的步伐。David Bowie 在身後為世人留下了那麼多音樂和美妙瞬間,雖然他的實體形態已經離我們遠去,但他的聲音會永世留存。

 

閱讀原文:http://bit.ly/1l4Nxcw

相關鏈接:  再見, David Bowie

一代搖滾傳奇大衛·鮑伊去世,享年69歲

偉大的偶像David Bowie 十多年前就預言了 Apple Music

時尚傳奇David Bowie逝世,他給我們留下了什麼?

“仰望吧 我已身處天堂”:DAVID BOWIE 用《BLACKSTAR》向我們告別

David Bowie`s Official Website: http://davidbowie.com/blackstar/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