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

Our Blog

青年作家自剖生存狀況 填飽肚子再說

December 10, 2015 中國/台灣, 出版, 文化生活, 最新消息 在〈青年作家自剖生存狀況 填飽肚子再說〉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華西都市報 2015年12月10日

帶著“青年純文學作家生存狀態調查”的名義,華西都市報記者獨家採訪了曹寇、春樹、阿乙、七堇年等青年作家,他們不是網路寫手,也不是什麼大神,他們都是在小說、詩歌、非虛構類文學作品有建樹的寫作者。讓人頗為意外的是,擺在青年文學作家面前最大的難題,竟然就是生存!在這些已經可以“自給自足”將生存和寫作悠然安排的青年作家眼裡,給予同輩和後輩最大的建議竟然是“先養活自己,再談文學”。

近幾年,根據《甄嬛傳》、《步步驚心》、《琅琊榜》、《花千骨》等網路小說改編的影視劇火得一塌糊塗,這導致了不計其數的寫作者投入了網路文學的懷抱。有資料顯示,2015年,中國的網路寫手人數已突破百萬,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20歲至30歲的年輕人。難道現在的青年作家都很少寫純文學作品了嗎?由於蛋糕只有那麼大,分蛋糕的人卻很多,這也導致了超過九成的網路作家沒錢拿,而那些寫純文學的青年作家們生存狀況是否更令人堪憂?純文學需要面對的最大主題:

  養活自己

1981年,當時還是日本青年作家的村上春樹幹了一件任性的事,賣掉自己和妻子經營多年的爵士樂酒吧,開始專職寫作。“我也第一次超越了青春小說概念,進入了厚重的成人世界。”辭去工作,恣意行走和寫作,也隨著村上春樹在文學上的被肯定而成為青年作家們最理想的範本。而放在殘酷的現實世界裡,村上春樹的寫作成功路徑,根本無法複製。

高中退學,開始專職寫作時,中國的春樹才17歲,一晃15年過去,那位登上過美國《時代週刊》亞洲版封面的任性女孩,早已成為“80後”青年作家的精神標杆,在回答華西都市報“青年作家生存狀態”調查的問題時,她也擔憂同齡作家的生存:“我不知道具體的中國青年作家的生存狀態,這似乎得調查才能得出資料來,據我所知,情況不好也不差。”她坦言,這兩年浮躁的文化環境和對於經濟效益的過分追求,讓很多有才華的年輕人放棄了寫作:“大浪淘沙,最終是經濟狀況這十幾年讓許多本有才華的作者放棄了寫作,而不是表達能力或者才華,但還是有一些仍然在寫作。”

“一般以純文學為業的人都不會以市場原因離開,離開的早就離開了,或者專攻暢銷書的早就去了。”被北島譽為“對寫作有著和對生命同樣的忠實與熱情”的阿乙也是青年作家的一枚旗艦,談到這個話題,他認為致力於純文學的青年作家最重要的生存狀態是養活自己。“青年作家最重要的是先工作,有一筆養自己的錢,有醫療保險,要鍛煉,注重健康。”實實在在的“告白”背後,是阿乙從骨子裡對文學青年這個群裡的瞭解:“以文學為業的總是那一批人,收入不多,多了也不善於理財,談錢就忸怩,又清高。”

“我是比較幸運的,自己喜愛文學、喜愛寫作,又恰好稿費能把自己養活。”作為青年作家裡稍“年長”的曹寇,他感歎自己比許多同齡人都幸運,“據我所知的是,純文學作家生存狀況相當困難,能養活自己的只有少部分的人,現實就是這麼殘酷也是這麼不公平。”

而在分析造成困境的原因時,曹寇點得很透徹,造成青年作家生存困境的,主要是兩個方面的原因:“一個是發表管道的匱乏,他們的文學作品得不到承認;另一個原因是缺乏成就感,文學不被肯定,生活有一種挫敗感。”生活和精神的兩種挫敗,同時折磨著青年作家。

已經專職寫作15年的春樹認為,從大環境到青年作家個人的家庭環境,各種因素其實都在困擾和制約他們的發展。青年作家無法回避的最大尷尬。

閱讀原文:http://bit.ly/1M6ioeR

 

下一篇
上一篇

About the Author -

[:en]Menu[:zh]目錄[:]